贝羽月

【k】[all伏]重生之人(1)

我,是谁……

我是,伏见猿比古。

————————————————————————————

序章

8岁

夜晚,伏见猿比古把手里拼好的魔方往地上一扔。

“那个家伙……”

“最好别回来了……”

10岁

傍晚,放学回到家,无意外没有在家门口看到别的鞋子,伏见猿比古啧了一声。

“又没回来,那个家伙。”

12岁

白天,学校天台上,伏见猿比古躺在那里,阖着双眼。

“真好,交到一个朋友了。”

“不想,再一个人……”

14岁

站在家里的中间,手里的终端机掉到了地上,伏见猿比古双眸无神,呢喃……

“那家伙,死了……”

地板上,落下了几滴泪花……

15岁

坐在Homra里的吧台边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和别人玩闹在一起的八田美咲,视线又移向红色的王者。

“Misaki……在这里,很开心。”

“尊先生,很强。”

16岁

迈进Scepter 4的大门,眼前是Scepter 4的王——青之王宗像礼司的背影。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敌人了,用仇恨记住我吧,Misaki……”

“或许,在Scepter 4也不错。”

19岁

年纪轻轻就当上了Scepter 4三把手,伏见猿比古身边总是围着特殊队的成员,时不时被青之王单独叫去室长的办公室。

“啧,室长又在偷懒了。”

“原来,没有Misaki,也可以活下去。”

“伏见先生。”“伏见君。”

“在这里,并不孤单。”

24岁

依旧是当初那个位置,学院岛的巨坑旁边,站在一个蓝色头发的男人,平淡冷冽的看着眼前的巨坑,似乎在怀念着什么。

“室长。”伏见猿比古从他身后的森林里走了出来,他用手推了推眼镜,眼里带着一丝悲伤。

“啊,开始吧,伏见君。”蓝发男人,青之王宗像礼司转过身,背对着巨坑,他张开双手,阖起漂亮的紫色眼眸。

伏见别过头,不忍再看眼前的人,手抚上佩剑的剑柄:“伏见……拔刀。”

——————————————————————————————————

第一章

清晨,伏见宅的主卧里,大床上男人怀里的孩纸突然睁开双眼。

“嗯……”这里是……哪里?在温暖的怀抱里,伏见满是疑问。

“明明……”我已经死了啊,在他的怀里,一起死去。

是的,24岁的伏见猿比古,斩杀即将掉剑的青之王后,用自己的剑,在那人怀里自裁了。

他没想到还有醒来的时候,放开一直抓着男人衣服的手:“这是,”稚嫩的带点肥嘟嘟的小孩子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醒了吗,猿比古,”察觉到怀里小孩的动静,一直装睡的男人睁开了双眸,红瞳里透着不祥的猩红,却在看小孩时露出一丝温情随后又变得邪气起来。

“还真能睡啊,猿比古。”

听到男人的声音,伏见猿比古浑身僵硬起来,缓缓爬起来,跨坐在男人腰上,双手撑在男人胸口,他怔怔的看着和他同样发色的男人,无意识的呢喃:“伏见仁希……?”

“啊拉,小猴子一觉醒来,不记得爸爸了吗,爸爸好伤心~”伏见仁希一脸伤心的看着身上的人儿。

“啧,”伏见猿比古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装得开心的某人,接着跳下床,站在地板上,面无表情的的看着依旧懒洋洋躺在床上的人:“起来,我饿了。”

伏见说完,也不管伏见仁希有什么反应,静静的看着自家的手心:好像,忘了什么事了……

看到伏见猿比古发呆的伏见仁希下了床来,在伏见猿比古身前蹲下来,凑近伏见猿比古,在他粉嫩的还带着婴儿胖的脸蛋上咬了一口,然后狠狠的把小孩抱紧自己怀里,不给小孩挣脱的机会:“难得爸爸回来一次,不和爸爸亲热亲热吗,小猴子~”

“啧,放开,你这个家伙!”伏见猿比古在胡乱挣扎中,一巴掌拍在伏见仁希的下巴上。

默……

伏见仁希沉下脸,身后冒出黑气:一个月不见,越来越嚣张了啊,小猴子。

“要叫爸爸啊,小猴子。”

8年后的今天,同样的一大早。

“你又要出去了吗,”伏见猿比古双手抱臂,靠着墙壁,轻声说。

伏见仁希换好鞋子,漫不经心的甩了甩头发:“当然,不工作怎么养活你呢。”

伏见没有继续说话,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厅里。

伏见仁希顿了顿,扬起一个稀见的正经笑容,只因为,空中传来的那句短小而透着别扭的话语。

“别死了。”

接着他用食指抵着唇,红瞳里闪过邪气:“呵,为了能一直欺负你,我可不会死啊,小猴子。”

夜晚,伏见拿着刚到手的资料,看完后,把那只要几张纸的资料扔到了桌子上:“啧,骗子。”

他走到窗边,拉开窗,风吹了进来,吹乱了他的发丝,用手推了推下滑的眼镜,然后,他从窗户跳了下去。

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桌子上的纸燃起了红色的火焰,把纸烧毁。

烧之前,上面那一页写着:

病人:伏见仁希

病因:疲劳过度,内脏功能衰竭

主治医生:藤峰

医院:东京综合医院

xxxx.07.26

被风吹翻页后那里写着:

伏见仁希,第二代绿之王………黑之王...….....绿之力失控......……

后面的就看不见了,已经被烧掉了。

深夜走在大街上的伏见,转身隐到一个巷子里面,拿出三把小巧的匕首,匕首在夜色下的冷色的反光说明了他们的锋利度,他推了推眼镜,放下手的瞬间,另一只手里的匕首发出红色的,炽热的火光,然后他把匕首往前面空无一人的虚空一扔。

“啊!”“嘭——”一声男人的尖叫,一声重物掉到地上的声响,原本空无一人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男人。

伏见上前,一脚踩在男人的胸上,他扯了扯领口,面无表情的说:“呐,伏见仁希,在哪里。”

“呜呜呜,大,大,大爷,我,我,我不认,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啊,饶命,饶命呜呜,”男人痛哭着双手抱住伏见的脚,一脸悲惨的求饶。

“哼,那绿之王知道吧。”伏见露出你不知道就去死吧的表情。

“绿,绿……”男人脸上挂上为难的脸色,心里却在想:这个小孩,找王做什么。

“啧,”伏见又一把匕首扔向男人,匕首陷入了男人脑袋旁的地板里。

“啊!”男人被吓得闭起了眼睛,浑身发抖,语气仓促:“我,我说,绿之王在东京湾的正海口大仓库附近,求,求你饶命。”

“果然,”伏见轻声的说,放下一直踩着男人的脚,然后把扔出去的匕首收了回来,准备走出巷子时,他顿了顿脚步,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男人:“以后别再跟着我了。”

待伏见的身影彻底不见了后,男人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他用手抓了抓杂乱的头发,脸上挂上意思不明的浅笑:果然不能太小看您的儿子呢,伏见大人。

————————————————————————————————————

【作死的我又开坑了【捂脸】

实在是太爱k,太爱小伏见了,三年了啊】

评论(4)

热度(45)

  1. 米虫的书屋贝羽月 转载了此文字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