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FZ】当恩奇都被穿(4)

“嘛,听说这里的圣杯战争开始了,过来看看,”少年伸出手,火红的大家伙化为了小巧的火焰落在他的手上,少年把火焰揉成一个圆球抱在怀里。

“这样啊,啊,对了,”恩奇都点点头,拉着吉尔伽美什的手晃了晃:“这是我家相好,是谁,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当然,你好啊,久仰大名,英雄王,”少年很自然的说出吉尔伽美什的称号。

“吉尔,他是我这几年你不在的时候,认识的朋友,麻仓好,是个通灵师,能力很不错哦,”恩奇都看着吉尔伽美什看都不看麻仓好一眼,歉意的朝麻仓好笑了笑。

麻仓好好像遇到什么很好笑的事一样笑着的摇了摇头,面对恩奇都,心胸真是狭窄,占有欲满满啊,金闪闪。

“即使来了,到我家去玩玩吧,阿好。”

“好啊~”麻仓好跟上恩奇都,走了。

被丢下的英灵在他们离开后终于动了。

三人慢悠悠的散步着,吉尔伽美什明显不想说话,听着恩奇都和麻仓好交谈。

“阿好,你家宝贝弟弟呢?”恩奇都记得以前每次见到麻仓好,对方都会带着的弟弟麻仓叶。

麻仓好抱着火灵,轻笑:“叶太弱了,我把他丢下了,等着他来追上我。”

恩奇都挑眉看着口不对心的某人:“我记得他现在的年纪,那样的实力,已经算得上天才了吧。”

“不错是不错啦,但还是弱,这个世界危险元素太多了,”麻仓好笑了起来,温润如玉。

“嗯,说的也是。”恩奇都抬头仰望着星空:“嘛,在这个世界努力的活下去吧,阿好,他还是有很多精美绝伦的地方的。”

“嗯,”麻仓好想到自家弟弟,眼里充满宠溺,还有……爱。

黑暗中,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相拥而眠,感到吉尔伽美什越抱越紧的怀抱,恩奇都静静的回抱。

过来许久,才从虚空传来小声的话语:“吉尔,放心,我有办法让你留在现世,我们可是要一直一直的在一起呢。”

吉尔伽美什松开手的大半力气,低头吻上了那柔嫩的唇瓣。

清晨,阳光放肆的从窗户照射进来,落在了恩奇都的脸上,被打扰到的恩奇都皱了皱眉,却没有醒来,而是转过身把自己整个人埋进被窝里。

一刻钟后,他伸出一只手四周探了探,发现了异样,恩奇都猛的掀开软被:“吉尔?”

“噗,哈哈哈,”故意远离恩奇都不让他碰到的吉尔伽美什看着紧张兮兮的爬出被窝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绿发的挚友,肆意的笑起来。

“……真是够了,吉尔你的恶趣味,”嘟囔着吐槽一句,恩奇都又倒在被窝里,明显不想起来。

“噗,吾友,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吉尔伽美什站了起来,帅气的抓了抓金色的碎发,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如同太阳一般,红玉般的眼眸里带着无人能比的傲气,以及被隐藏起来怀念。

“嗯……”努力爬起来的恩奇都坐在镜子前,眯着眼睛,任由吉尔伽美什玩弄他那柔顺的秀发:“吉尔,好慢,不扎行不行……”

“本王为你梳头是你的荣幸,你没有说不的权利,泥人,”吉尔伽美什抬起下颚,高傲至极,红瞳闪烁着魅人的光芒。

“是是,吉尔大王,”恩奇都睁开一直眯着的眼眸,满满是笑意包容宠溺的看着镜子里倒印出来的王。

最终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选了一套样式相同但是颜色不一样的休闲式衣服当情侣装穿。

吉尔伽美什帮恩奇都扎了个高马尾,使原本以为放下长发显得女气的脸英气十足,不会那么轻易的被认做女孩子,而是一位气质翩翩的美少年。

他们走到大厅里,麻仓好刚刚切好红茶,注意到下来的俩人,调侃道:“起得那么晚,嗯,让我猜猜你们昨晚去干什么了。”

恩奇都坐等沙发上,从旺财里拿出牛奶喝了一口:“你也是够了,阿好。”

恩奇都眼珠子一转,神秘兮兮的对着麻仓好说:“不过你可要好好学学啊,万一那天能用上呢。”

麻仓好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懒洋洋的倒在沙发靠背里:“不急,离那一天还远着呢,我可以慢慢来,你却不可以了,恩奇都。”

“我可不用学呢,乌鲁克真是一个好地方,”恩奇都魅惑的勾唇,碧玉的眼眸里流光溢彩,显得他那精致漂亮的脸更加吸引人,不过这里只有两个不解风情的人(?)看而已。

吉尔伽美什轻笑,拿出红酒,轻摇酒杯:“本王的王国当然是最华美的。”

“吉尔,我带阿好去逛逛冬木,你要不要一起?”恩奇都放下已经空了的杯子,问还在洗洗品尝红酒的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靠着靠背,一手搭在上面,还翘起二郎腿,眼眸微阖:“不了,本王发现了一个新玩具。”

“唔?”恩奇都歪着头看着挚友,疑惑不解,盯了吉尔伽美什一会后,露出了然的笑容:“那好吧,希望你玩得开心~”

恩奇都和麻仓好相对着坐在咖啡厅里,桌子上摆着两台笔记本电脑,还有咖啡甜点。

“阿好,你有看我的帖子吗?”恩奇都搅拌着咖啡,看着自家笔记本上论坛的信息。

“看了,其实我一直在群里,”麻仓好神秘兮兮的笑了下:“猜猜我是谁吧,小恩。”

“……此间年少?与光同尘?”恩奇都看着笑而不语的某人:“弟弟萌萌哒?”

麻仓好保持着笑容点点头,喝了口咖啡:“其实我发现只要我‘认真’看,就可以透过他们的id发现他们现实是谁,看你的时,虽然模糊了一大半,不过我还是凭着认识你,知道了那个是你。”

“所以你才来冬木找我,真是好用的能力啊,”恩奇都说着,打开自家帖子,按约定上传了几张照片,然后点开某版主的私信。

——————————

此间年少 

吾王金闪闪,你好啊,我是Fate动漫区的版主,你应该是认识我的吧。

吾王金闪闪

版主大大你好!求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此间年少

是这样的,昨天傍晚,有小伙伴说这次的圣杯战争有恩奇都存在,我想着你去围观应该会见到,所以好奇来问问四战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吾王金闪闪

啊,这样啊,确实昨晚fz的第一次战斗,恩奇都出现了,好像没有时臣出场的说,你们都说直不直播无所谓,我又突然被家长抓到监视着QAQ所以只找到一点点空隙时间发发照片。

此间年少

这样啊,摸摸头,要加油活下去哦~

吾王金闪闪

我会的!

——————————

“这个此间年少蛮有意思的。”恩奇都一手抵着下巴,兴趣满满的样子。

麻仓好闻言,也看了看自己的笔记本,认真仔细的看了会此间年少的id,然后噗的一声笑了起来,酒红色的眼眸对上恩奇都疑惑的碧瞳:“小恩,他是一个小孩子,一脸严肃的表情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恩奇都往后靠,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小孩子啊,能力很强呢,小小年纪成了一个版的版主,还弄了QQ出来。”

“说的也是,而且他的样子不像正常人,”麻仓好若有所思的回忆着。

“什么样子?”恩奇都拿起咖啡喝着。

“白发,红瞳,西方的祭祀样白袍,很小一个,好像很娇弱的样子,嗯……好像长得和伊莉雅一样。”麻仓好了然的笑了声:“估计此间年少就是伊莉雅或者伊莉雅的复制品。”

“那可好玩了,”恩奇都放下咖啡杯,杯子与碟子的相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他冷冽的看着笔记本上此间年少的id。

————————————

傍晚,俩人站在小桥上,恩奇都双手撑在桥梁上看着河水流动,麻仓好则背靠着桥梁,风吹着他们的长发飘扬,但柔顺的发丝的主人们并没有管他们,任意发丝被风吹得几分凌乱。

“你要走了吗?”半响,恩奇都平淡的声音传来,却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感觉。

“嗯,你知道的,不是一个世界线的穿越者不能干涉太多,”麻仓好看着染上橙红的天空,宠溺的笑着:“再说,我只要待在冬木这个地方,他就找不到我,我可是希望他找到我的呢。”

“的确,冬木的隔离结界真是大手笔啊,”恩奇都半阖眼眸,感受着大地传来的信息。

“那我就先走了,以后多联系,”麻仓好唤出火灵,跳上去后朝恩奇都挥挥手,就飞走了。

“嗯,拜拜~”恩奇都目送火灵远去,他的身边金色灵力汇集,是吉尔伽美什:“玩得开心吗,吉尔。”

“呵,言峰绮礼还挺有趣的,”吉尔伽美什跟着恩奇都一样的姿势看着流水,轻笑一声,眼眸里却隐藏着不明的情绪,那丝情绪在和恩奇都对视时完美的隐藏起来。

恩奇都感受着吉尔伽美什的愉悦,心中却有些疑惑,摇摇头阖起双眼,两人默契的没有说话,静静的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过了许久,天渐渐黑了的时候,恩奇都睁开碧瞳,轻声道“感觉到了吗,有Servant在附近,去看看?”

吉尔伽美什高傲的轻抬下颚,没有说话,但恩奇都就是这个自家恩表示的意思是一起去看看。

“哟,这不是Lancer吗,”恩奇都扬起一个小恶魔一样的笑,慢慢说出眼前Lancer的真名:“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你家主人没有给你指引方向吗,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勇士——光辉之貌,迪卢木多·奥迪那。”

不顾迪卢木多的戒备,吉尔伽美什带着满满恶意的说出他最不想听到的话:“不过是一只背叛自己主人,抢走主人未婚妻的丧家之犬。”

恩奇都双抱着脑袋,看向吉尔伽美什,似无意的说:“让我猜猜,他主人的妻子会不会再一次被他抢走呢,真是期待呢。”

“你们……”迪卢木多紧握着双枪,没有因为语言的刺激赫然进攻,只是抿着唇,锐利看着他们,深沉的金瞳里暗藏无人能懂的悲伤。

“真是一条好狗啊,”吉尔伽美什注意到迪卢木多的眼神,红瞳微闪,稍有兴致的样子。

“吉尔,你说,他的主人会不会再一次杀掉他,”恩奇都又扔下一句拉仇恨的话,就拉起吉尔伽美什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风中隐约中,传来了吉尔伽美什戏谑的回答。

“会的吧。”

被留下的骑士半阖着眼眸,双枪的顶部抵着地面,不知过了多久,才从风中隐约传来了一声呢喃:“我的主人……”

夜渐渐深了,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漫无目的的走在还没平静下来的大街上,冬木的夜晚,丝毫没有安静下来的迹象呢。

“嗯?”直觉里传来奇怪的信息,恩奇都疑惑的望了一圈四周。

“怎么了,恩奇都,”吉尔伽美什问突然停下来的某人。

恩奇都皱了下眉:“很奇怪,直觉说在这里附近有和我有关的人,在遇到危险,但我不知道除了你以外还有谁和我有关。”

“想去就去吧。”

恩奇都对上那一双一直看着自己的红瞳,笑了:“嗯。”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呢,吉尔。

凭着直觉走到一个地方,一直注意着四周的恩奇都眼尖的发现了那并不应该出现在冬木的小女孩。

“那是,凛?”他挑了挑眉,准备走上前,却发现远坂凛开始走向一个小巷子。

“哎?”感应到不详的魔法力,那些魔法力满满是恶意的对着远坂凛,恩奇都眼里闪过一丝担忧,毕竟是和现在的自己有点血缘关系的小幼崽,一向喜欢小孩子的他并不想小孩子在他眼前被杀害或者虐待。

他跑上前,锁定了由不详的魔法力组成的邪恶生物,准备攻击,但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只见,一大推飞虫袭向远坂凛,其实目标是远坂凛身后的小巷子。

恩奇都皱着眉,接住了惊吓过度昏迷过去,眼见就要倒地了的远坂凛。

“虫子,间桐雁夜?”

“是我,远坂……时夜。”眼里一片冷漠的间桐雁夜出现在不远处,只有看远坂凛时才有那么一丝温度:“把凛给我。”

“你在说笑吗,我远坂家的人,怎么会给别人。”对自家小幼崽,恩奇都还是有点护犊子的。

“……葵很快就会来接她。”说到远坂葵时,间桐雁夜握紧了拳头,指甲入肉,他这样并不单单是对远坂葵,还有的是对恩奇都护犊子似的话语,他想,如果,当初有一个这样的人护着小樱,那小樱是不是就不会……

“葵嫂子来了吗。”闻言,恩奇都想起来那模糊一片的剧情,考虑过后,还是把凛交给了间桐雁夜:“告诉葵嫂子,别回来冬木了,还有看好远坂时辰。”

恩奇都拉起因为慢慢走,现在才走到这里的吉尔伽美什的手,看着准备离去的间桐雁夜。

“你要杀远坂时辰我不反对,但想想远坂葵。”恩奇都说完,然后不在看脸上终于有明显波动的白发男人,先一步走人了。

“恩奇都。”

“嗯。”

“走吧,有一场宴会。”

“嗯。”

“恩奇都。”

“嗯,我的恩。”

评论

热度(13)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