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闪恩环游世界之家教(2)

“今天呢,有两位新来的转学生,大家鼓掌欢迎!”上课铃刚刚响起,老师就微笑着在黑板上写上两个名字,对同学们说道:“这是从意大利归国的狱寺隼人,这是从法国转学来的恩奇都。”

狱寺隼人先破门而入,银灰色的发色,带着在学校不被允许戴的不良项链和戒指,接受同学们崇拜的目光,毕竟有云雀学长在,这学校没人敢戴这些东西。

接下来是恩奇都,他只用一条头绳帮起了长发,没有任何奇异的装扮,却带着让人不自觉脸红的微笑:“我是恩奇都,请多指教~”

看着满教室飘起的粉红气息,狱寺隼人不屑的看了一眼看似娇小柔弱的恩奇都,他没有说话或者自我介绍,而是向坐在角落的沢田纲吉走去。

感觉到狱寺隼人身上的恶意,恩奇都事不关己的耸耸肩,转头对老师说:“老师,我能坐在沢田吉尔旁边吗。”询问的话语却没有询问的语气。

老师推了推眼镜,无视的看起来想要自己找座位坐的狱寺隼人,温和的对这个有礼貌的新学生说:“恩奇都同学认识沢田吉尔同学吗,太好了,那你就坐他旁边吧。”他可是很怕从国外来的新学生,会因为没熟悉的人和环境而孤僻起来的呢。

“嗯,吉尔可是我的挚友呢。”

“啊,麻烦小岛同学换一下座位,恩奇都同学和吉尔同学是好友想坐在他旁边,你就坐那里吧。”因为班上有两个姓沢田的,所以为了不叫错,大家都直接叫他们的名字了,老师还把两个沢田的座位分得远远的,就是怕他们作弊,他看了会那里,果断把平时学习较差,上课又多小动作的同学移走。

被点名的小岛同学眼神阴暗了会,才开始收拾东西。

此时,狱寺隼人已经一脚踹翻沢田纲吉的桌子,同样不屑的眼神,他小小的哼了一声,然后在一旁的空位坐下,接受大多同学闪闪发亮的目光。

扶着桌子的沢田纲吉悄悄的看了看吉尔伽美什,发现他没有看自己才呼了口气,在心里庆幸幸好吉尔没看自己丢脸的样子,至于别人看不起的目光,他早就习惯了无所谓了。

其实老师所做的分得远远的,只是一个在前排,一个在倒数第二,所以沢田纲吉一抬头就能看见吉尔伽美什,但吉尔伽美什要看沢田纲吉只能转身,但是吉尔会那样做吗?答案是不会。

“这就是你所谓的惊喜?”一直用左手撑着脸颊看着窗外的吉尔伽美什终于看向了自己的挚友。

“嗯嗯,怎么样,我们一起上学的感觉不错吧,”等小岛搬走后,恩奇都坐下来,很是高兴的说。

“无聊,”恐怕吉尔伽美什也只有在面对恩奇都的时候才会口不对心了吧。

恩奇都看着那微微上扬的唇角,笑了笑就没说什么了,而讲台上的老师也开始讲课了。

————————————

太阳西下,黄昏时才会有的星星升起,沢田家的客厅里开始上演这样的一幕。

“啊啊,他要住在这里吗?”沢田纲吉一脸惊讶的看着坐在吉尔伽美什旁边的恩奇都。

虽然白天在学校知道了两人是好友,但是沢田纲吉对于现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自己家里,表示要住下来的恩奇都感到惊讶,当然也有自家弟弟放学后不和自己一起回家,而是和别人一起的怨念。

“当然,恩奇都是我的,当然要和我一起,”吉尔伽美什靠着沙发靠背,一手搭在恩奇都的腰上,眼前的碎发轻摆,红宝石样的眼眸里满是愉悦。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弟弟不和我一起了反而和外人在一起,是身为哥哥的我太废材了吗,沢田纲吉心里已经累不爱的刷屏了。

“噗,”恩奇都好笑看着一脸崩溃的沢田纲吉,轻声说:“呐,吉尔,你这一世的哥哥真可爱,”就像兔子一样呢,真想逗一逗。

“你想玩?别玩坏就行,”显然,吉尔伽美什是知道恩奇都在想什么的,看着笑得开心的人儿,罕见的温柔起来的眸里闪过一丝宠溺。

静静站在一旁围观的Reborn,黑亮而大的眼里有着一丝深思,以他的耳力自然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是什么的。

看来要好好查查这个恩奇都的资料了,Reborn想着,对这个出现于计划外的人物,不仔细查一查他不放心。

恩奇都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婴儿,在小婴儿看不到的地方笑了笑。

“开饭了,吉尔,纲君,Reborn,恩奇都,饿了吧,快过来吃饭吧~”是沢田奈奈,她已经脱下围裙,摆弄着餐具,对看似和谐聊天的四人说。

“好的,妈妈,”被唤回神的沢田纲吉这样回到。

“嗯,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只应了一声,拉起恩奇都,牵着他的手在一个位置上坐下,示意恩奇都坐他旁边的椅子。

对依旧我行我素的恩无奈笑笑,恩奇都没有坐下,而是接过沢田奈奈的工作,让沢田奈奈坐下来,由他来摆餐具。

“麻烦你了,奈奈夫人,”Reborn也在一个位置坐下,那个椅子上放了一个小凳子,任谁都知道这个是给谁的座位。

被抛下的沢田纲吉无力的慢悠悠的走到餐桌前,在唯一的空位坐下,悄悄叹了口气,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现在心里有些伤心的想叹气。

“不麻烦,你们喜欢就好,”沢田奈奈温柔的笑着,其实对垂头丧气的沢田纲吉和明显不想理人的沢田吉尔,心里有些担心,不免想到两兄弟间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

“真热闹呢~”恩奇都脸上带着笑意的说,身边自然是吉尔伽美什:“呐,对于有一个热爱爆衣露内裤的哥哥,你有什么感想,吉尔。”

目睹全程的两人,看着沢田纲吉和别人怎么像小孩子一样的戏架,看着他怎么跳河救人,Reborn怎么变出抢的两人,其实站在一个屋顶上看戏,其实Reborn看过来了一眼,没理他们而已,其实吉尔伽美什是被恩奇都拉来的,兴趣缺缺的样子。

“不过是一群杂种,”吉尔伽美什傲娇了,真相是和恩奇都许久不见,对方居然老是关注别人,他不爽了,有拿出旺财的迹象呢。

“噗,吉尔你这是吃醋了吗。”

吉尔伽美什盯着笑得异常开心的自家半身,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是不是吃醋。

吉尔伽美什这一世依旧比恩奇都高,他红瞳微闪,低下头,吻上了那一直诱惑他的唇,带着想咬破某人的唇瓣的狠意。

“唔……”对吉尔伽美什的行为一点也不惊讶的某人,很主动的双手环上吉尔伽美什的肩膀,习惯的无视唇上的撕痛,很是热情的回应着。

又看了一眼某个楼顶的Reborn,沉默的拉了下帽檐,看来只剩下蠢纲了。

如果是被沢田纲吉看到这一幕,心里估计又是刷屏吐槽——

#我家弟弟和一个同性接吻了肿么办!!在线等!急急急!!#

#一直在一起(并没有)的双胞胎弟弟不要我了怎么办!!#

#恩奇都是男的还是女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弟弟早恋了肿么办……#

刷屏内容大概以上吧,噗。

然而看到的是里包子,里外都黑不溜秋的里包子看到他们这样,对什么都查·不·到的恩奇都放开了一丢丢戒心,算计又算计了什么。

就这样,在温馨又和谐(并不)的日常中,Reborn很开心的玩,恩奇都拉着自家恩也很开心的围观,时不时在Reborn眼皮下秀一秀。

“咦,吉尔,你看那边,你哥在哭哎,”朝霞时分,没什么事做随便乱逛的两人碰到了熟人呢,嘛,谁知道恩奇都是不是故意的呢。

吉尔伽美什挑眉,向那边走去,恩奇都自然跟上。

“哭什么,纲吉,”他看着这一世的哥哥很丢脸光着上身的坐在地上,移开目光,在Reborn身上停留了几秒。

“啊啊,吉尔,呜呜……”注意到是自己弟弟的沢田纲吉很是无措,怎么办怎么办,又被弟弟看到自己丢脸了。

“真是丢脸啊,弟弟是年级第一,自己是倒数第一~”这时一个奇怪的声音冒了出来。

“噗,”是恩奇都,一不小心笑了出来引到了其他人的注目。

“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忍住笑意的恩奇都想,沢田纲吉果然很可爱。

“呜……”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沢田纲吉抱着自己哭。

“噢,这位美丽的小姐~”

被陌生大叔凑到身前的恩奇都眉头一皱:“你说,谁是小·姐?”阴暗脸。

“啊!!!”奇怪大叔飞向了天边,再一次被注目的恩奇都淡定的收回手掌,啧,最讨厌认错性别的人了。

“完了,夏马尔医生!完了完了……”一手朝夏马尔消失的方向伸着的沢田纲吉石化了,嘴里一直喃喃念着完了。

“什么完了?”按下想打开旺财追击的念头,吉尔伽美什对最近画风清奇了的哥哥无奈。

“蠢纲中了绝症,骷髅病,”Reborn的黑瞳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闪过一丝懊恼:“你刚刚打飞的人是唯一能治这个病的人。”

“哎,是吗,抱歉啊纲吉,”其实语气里毫无歉意的说。

“真是丢脸啊,身为哥哥却比弟弟差那么多。”

“日落后,蠢纲就会死哦。”

吉尔伽美什皱了下眉,随即看向别处,双手插在裤袋,不看他们。

“唔,给我看看,”恩奇都蹲下来,抓住沢田纲吉一直握紧不给人看的手,扳开他的手指,观察起上面的骷髅。

“也许,我可以治。”

“真的吗!?”一直绝望的沢田纲吉激动了。

“嗯,”他从不知名的地方拿出一本书,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唤道:“天之书。”

“天之书还有治疗能力吗?”被恩奇都的话吸引转过头的吉尔。

“嗯,这可是为了你而开发出来的能力呢。”恩奇都对上吉尔伽美什的眼眸,柔柔一笑:“这样,恩你受伤了,我也可以马上治疗。”

“……我不会受伤。”

“是是,你不会受伤,我的恩,”语落,恩奇都打开天之书的某一页,手指轻点书页,轻启朱唇:“治疗眼前之人的骷髅病。”

白光从书上发出,落在沢田纲吉身上将其包围住。

“消失了!”看着骷髅消失的某人又感动的哭了。

“别哭了,纲吉,真是丢脸啊,”明明是嫌弃的话语,但吉尔伽美什勾起唇角笑了下,脸上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

“哭是很难看的哟~而且只有弱者才会老是哭的哦,”恩奇都又从不知名的地方拿出一条手帕,递给沢田纲吉。

“来,擦一擦,我们回家吧,那么晚了不回去,奈奈妈妈会担心的,”恩奇都顺着接过手帕的手,一把拉起沢田纲吉。

“嗯,回家。”

其实沢田纲吉的内心是恩奇都的书呢!消失不见了,明明没有带书包!还有手帕是哪里来的!

不过都没有说出来,只是用手帕擦了擦泪光,看着自己的手,眼里满是坚定,告诉自己,一定要变强!

Reborn看着他们,难得没有说话,嘛,其实蠢纲也不错。


评论

热度(13)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