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闪闪受肉后变成小婴儿?〔11〕

吉尔看着那温柔的瞳孔,失去了战意:“算了,不打了。”

“不打了要去哪里?”恩奇都挑眉跟着说走就走的吉尔。

“唔,去看看间桐家的黑圣杯坏掉了没有。”吉尔想了想,往间桐宅走去。

站在间桐宅的虫洞前,吉尔隐藏着眼里的嫌恶,一脸平静的看着里面虫子,虽然大部分虫子都不见了只剩下几十只而已。

继续带着恩奇都往某个房间走去,他看着禁闭的方面,一把剑落下,直接破坏掉门锁,吉尔推开已经坏掉了的门,一直平静的脸上挂上一丝笑容:“樱姐姐,我来看你了。”

房间里,间桐樱害怕的躲在Rider怀里,Rider一手抱着间桐樱,一手拿着她的武器,防备的看着吉尔和恩奇都。

听到吉尔的声音,间桐樱从Rider怀里抬起头,怯怯的朝门口看去:“吉,吉尔?”

“嗯,是我,樱姐姐,”吉尔走近她们,冲Rider笑了笑:“Rider不必防备,我不会对樱姐姐做什么的。”

“恩奇,这是间桐樱,是真正的Rider的Master,”吉尔俏皮的笑着说出间桐樱的秘密,看着因为是他出现就从Rider怀里退出来站在一边的间桐樱不敢置信的捂着嘴。

“你们好,间桐小姐,Rider,”恩奇都对她们很是好奇,原来Servant是可以随便转移的吗。

间桐樱后退一步,抓着Rider的裙摆,低着头小声的说:“你,你好。”

Rider一手张开放在间桐樱前面,承保护状站在间桐樱身前,没有说话,依旧防备得很。

“唔……”间桐樱突然脚一软倒在Rider的后背上,靠着Rider支持着自己,努力站着。

“樱!”Rider转过身,抱起间桐樱把她放在床上,紧张的握着她的手。

“她的身体,好像很奇怪,”恩奇都偏过头不在看间桐樱,问着吉尔。

“对的,都是虫子,”吉尔点点头,眼里的恶心一闪而过。

恩奇都挑眉不语,虫子,吉尔会很讨厌的呢。

“呐,我说,该出来了吧,老虫子,”吉尔抬起下颚,一脸不屑,恶意满满的看着间桐樱,准确来说是间桐樱的小腹,气势猛的放出来朝那里一压。

“啊啊——”体内虫子疯狂挪动,间桐樱抓着床单,弓起腰,摇着头,受不了的大叫。

“樱!”Rider不顾被间桐樱抓破皮的手,紧张的看着她的反应。

过了一会后,虫子没出来,甚至想往更深处去的样子,间桐樱已经受不了的翻白眼了。

“哼,不想出来是吗,看来要绮礼出手了,”吉尔不耐烦了。

“吉尔,”恩奇都安抚着吉尔,厉色的看着床上濒临死亡的少女:“我试试用泥土拉出来。”

吉尔看着气势都变了的恩奇都,点点头,他就知道恩奇最受不得幼崽受太重的伤害了

吉尔看着被Rider一刀切成两半的老虫子,随意说出一个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她的心脏还有一个大的。”

“心脏?”Rider瞪大眼镜后的美目。

恩奇都也疑惑的看着吉尔。

“对啊,”吉尔走到床边,看着早已晕过去的间桐樱,冷然的说:“她的心脏早就坏掉了,现在是由十年前被破坏的的圣杯的一个碎片和一条最大的虫子组成,我说得对吧,脏虫子。”吉尔目光落在间桐樱那的半空上。

那半空中慢慢浮现出一个黑影,黑影晃了晃,贱兮兮的笑声传来:“没错,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那么,就请你去死吧,”吉尔瞬间从旺财里拿出一瓶散发着淡淡的白光的水,泼过黑影落到间桐樱身上。

“啊——”黑影惨叫一声消失了,间桐樱抽搐着,心脏那里破开一个口子一条死了的虫子随着黑色的血液滑落出来,还不止,手脚腰腹也破开几个口子滑出几条小一点的虫子。

恩奇都皱眉,用他成了英灵后突然有的治疗能力为间桐樱疗伤,绿光闪烁间,只见那些口子迅速愈合起来。

Rider嫌恶的挥开那些虫子扔到一边地上,终于放下防备问吉尔:“樱没事了吧?”

做完这件事会,一直没看间桐樱的吉尔笑了笑:“没事了,圣杯碎片会代替她的心脏运行,只有魔力足够,想普通人一样长命百岁是可以的。”

待Rider抱着间桐樱去沐浴后,离开散发着恶心的气味的房间,恩奇都好奇的问吉尔:“吉尔,那瓶水是什么?”

吉尔很是骄傲的说:“恩奇,我应该没跟你说过吧,这世间一切的宝物都会在我的宝库中出现,源源不断用之不竭,那瓶水,就是古基督教铲除魔物特用的圣水,他们的创世神赐下的,能够消灭世间一切的恶,很厉害吧。”

“嗯,我家吉尔最厉害了,”恩奇都宠溺的看着骄傲满满的吉尔。

“不过毕竟是远古前的神物,用过一次就没了,我就只剩下俩瓶了。”刚刚还骄傲的吉尔不悦的说,他只要想到自己的宝库要少一件宝物他就不爽。

“噗,”恩奇都对于自家王吃瘪的样子感到好笑。

“哼,”吉尔傲娇的转身不看恩奇都。

最终是间桐樱和Rider收拾了一些衣物,跟着吉尔和恩奇都走去卫宫宅。

傍晚,卫宫宅。

“那么说,樱要住在这里?”卫宫士郎看着还在害怕不敢抬头的间桐樱,又看看间桐樱身旁的Rider:“Rider……没死,还是樱的Servant?樱才是真正的Master,慎二是假的?”

“唔,嗯,”间桐樱还是抓着Rider的裙摆,小声的应了一声。

远坂凛皱着眉看了间桐樱一会后:“我决定,我也住下来。”

“喂喂,远坂,别闹了。”卫宫士郎一脸不信的看向远坂凛。

Saber看看那个又看看这个表示不想说话。

“闭嘴,我已经决定了,”远坂凛眼神一历扫了一眼卫宫士郎,转头对着间桐樱很是温柔的说:“樱,请多指教了。”

“啊,是远坂学姐,”间桐樱终于抬头,也对着远坂凛柔柔的笑。

“啊啊,受不了了,”卫宫士郎捂着额头做倒地动作:“那么等下藤姐来了,你们要自己说服藤姐。”

远坂凛淡定的回答:“这个不用你担心,卫宫同学。”

间桐樱也笑着说:“藤村老师一定不会反对的,学长。”

恩奇都看着他们,笑得很开心,吉尔看着恩奇都脸上的笑容也勾起唇微笑。

晚饭过后,吉尔站在屋顶上,高傲不屑的看着站在屋檐边的红影:“Faker。”

无数金色涟漪出现,朝Archer射去。

Archer皱眉跳下屋顶,躲着:“投影,开始。”他利用魔术复制了吉尔的武器,对射着。

“哼,Faker就是Faker,杂修,”吉尔有意的用上了更加强上几级的宝具。

Archer在逼迫下,终于开启了无限剑制,利用在固有结界削弱吉尔宝具的能力。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固有结界把卫宫宅里所有人都扯进来了。

Rider放出天马和间桐樱一起飞在天上,看到是他们在打就不继续关注了,而是关心间桐樱的情况。

远坂凛皱了下眉,走到Saber和卫宫士郎身边:“卫宫同学,你知道Archer为什么会和吉尔打起来吗?”

一直在仓库和Saber讨论魔术的卫宫士郎挠挠头,不明所以:“不知道哎,远坂。”

Saber看着停下来对视着的吉尔和Archer,换上了铠甲,拿起了手中的剑防备着。

而恩奇都则走到吉尔身边,俯下身看着似乎开心了点的吉尔:“吉尔,他的能力是不是和我的很像?”

吉尔勾起唇角:“啊,不过和恩奇的不一样,他这只是复制的壳而已,恩奇的能力是无人能比的!”

“是吗,那我来陪他玩玩吧,”恩奇都站直身,锐利的眼神望着Archer。

吉尔看着燃起战意的恩奇都,退后走到卫宫士郎那边,歪着头看着第一次接触固有结界有点呆愣看向四周的卫宫士郎:“士郎哥哥,要认真看哦。”

“呃,嗯,”回过神来的卫宫士郎冲吉尔点点头。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呢,恩奇都想,然后控制着大地,泥土不断的变化成无数的武器,Archer也同样投影出武器,但是却没想到,恩奇都的武器对上他的武器时的瞬间化为专门克制它的武器。

Archer的武器被摧毁,恩奇都的武器落在了他身边,恩奇都故意的没往他身上射,留他一条命。

“哼,当初对我的那一招,”吉尔看着这一场和很久以前在乌鲁克时神似的对射,不满。

剑制被冲破的Archer呆愣的看着恩奇都,不敢相信,呆愣过后他拿出了干将·莫邪,准备来一场近身战。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恩奇都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长枪挡住了Archer的干将·莫邪,一挥长枪把Archer给甩了出去。

Archer继续冲正面对上恩奇都,在近身时利用特技闪到了恩奇都后背,挥下双刀,却不想还是被恩奇都的长枪挡下。

恩奇都转身,漂亮的挥枪划过Archer的胸部,Archer向后弯腰躲过,恩奇都手一转,枪落在Archer的手腕处,一挑,莫邪被挑飞了。

Archer在半空中翻了个跟斗,继续投影出莫邪,落地在恩奇都身前,干将·莫邪架住了他的长枪。

在他准备投影出剑射穿恩奇都时,恩奇都笑了:“人子啊,紧系神明吧!”

足以毁灭世界的能量被放了出来,在恩奇都正面的Archer受到了最大的冲击。

“Law Ai as,”Archer急忙使用自己最强的防护盾,但是没有用,在面对足以破界的力量前,Law Ai as轻易的破碎掉了。

最后还是在恩奇都的刻意下捡回条命,但他的固有结界一点点的融化掉,变回了现实,连带着卫宫宅的结界都有点要碎了的样子,这还是恩奇都控制了力量的后果。

“好强……”在吉尔的盾下被保护起来的三人,远坂凛呆呆的看着恩奇都,呢喃。

卫宫士郎看着自己的手心回忆Archer的战斗方式,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那么在意只见了几次的Archer。

Saber抿着唇,不发一言,手紧紧握着她的剑,护甲下的手浮现出一天天青筋。

因为飞到高空,所以没怎么被波及到的Rider落到地上,放下间桐樱,上上下下的看了间桐樱全身,发现没什么事才放心。

“我赢了,多谢指教,Archer,”恩奇都看着被冲击开十几米的Archer,笑得很无邪真诚,只是不知道笑容又有几分是真的。

“啊……”此时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右手像断了一样挂着,跌坐在地上的Archer苦涩的应了下。

恩奇都带着歉意的笑,走到Archer身边,帮他治疗。

卫宫士郎想了想什么后,坚定的来到Archer身前,冲Archer弯腰:“请求你,教导我吧,Archer。”

跟着卫宫士郎上前的Saber呆呆的看着卫宫士郎又看了看Archer,同样上前的远坂凛扶起Archer。

Archer听到卫宫士郎的话后沉默了,拉下远坂凛扶着他的手,不发一言的走了。

路过吉尔时,吉尔轻笑看着擦身而过的Archer:“Faker。”

没想到Archer就这样走了的卫宫士郎远坂凛愣然的看着Archer的背影。

Saber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得不语。


评论(8)

热度(29)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