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fz】当恩奇都被穿③

【置顶】【求祝福】 作为一个苦逼穿越在战火四起黑暗无比的四战人员,来给大家直播四战

————————

123楼 此间年少

楼主,我能问问你穿成谁了吗?剧情有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124楼 =_=

啊啊版主大大又出现了!

125楼 =_=

合照!!!

126楼 =_=

版主大大有什么消息!

127楼 此间年少

我和我的亲友们建了个qq,创了个qq群,然后亲友1说,她今天见到了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出门压马路,就想问问围观的楼主知不知道

128楼 =_=

卧槽,这消息量!!

129楼 =_=

qq!我也要进群,版主大大!求

130楼 =_=

铜球!!!

131楼 此间年少

好吧,发现自从发帖后,这楼主都没出现过……我去私戳去,顺便qq下载地址〔链接〕qq群123456789

132楼 =_=

嗷qq我来了

——————————

“嗯?”吉尔伽美什正在玩无意间发现是新乐趣——电子游戏,恩奇都看着无聊就打开笔记本电脑看穿越者论坛,发现自家帖子里的消息疑惑了下,完全不理会某版主的私信,点开链接下载qq,申请一个号取了个绿长直做id,加入了qq群。

【认亲大作战】

[欢迎绿长直加入认亲大作战]

[无忧]

欢迎新人~\(≧▽≦)/~撒花※

[一只小蝎子]

欢迎新人

[此间年少]

欢迎~新人快冒泡

[弟弟萌萌哒]

欢迎新淫~\(≧▽≦)/~

[绿长直]

你们好~

[紫色萝歌]

好好好,小绿绿穿成谁了?

[与光同尘]

你好~

[绿长直]

我在远坂时臣家玩^O^

[此间年少]

!!卧槽

[绿长直]

我穿成时臣他弟了_(:_」∠)_

[紫色萝歌]

你小心别被连累被杀掉⊙▽⊙

[绿长直]

我会小心点!

[白兰花]

话说我该怎么办……小光排名上你很厉害啊,快来帮我

[与光同尘]

世界不一样,帮毛线!还有你还没到死期吧

[一只小蝎子]

我快到了OTL希望我能熬过去

[无忧]

摸摸蝎子,果然普通人就是好,没有那么多限制

[被玩坏的樱花]

无忧你是在拉仇恨吗……

[此间年少]

啊,对了,刚刚也进群了不少人了,排名上应该有变化了,大家有在同一世界的尽量帮帮忙撒,我也不会要求你们说出真实身份什么的,一切由你们自己来猜来选择在现实认亲

[与…无……………【一大堆名字回到】]

知道了年少大大!

————————

恩奇都撑着下颚,有趣的看着一大推人聊天,看到排名他点了开来。

【综合能力排名】【颜值排名】【武力排名】【家政能力排名】【幸运排名】【最受喜爱之人】等等…………

奇怪了,怎么会有人知道那么多排名,真的还是假的呢,恩奇都想着,点开了综合能力排名,上面赤果果的显示他是第一,他小声嘟囔:“居然是我第一吗。”

他又看到第二的与光同尘:“原来这就是那朵白兰花的求组对象吗,第二啊,咦,有个数值显示。”他点开,看着相差几乎一半的数值,默然了。

“你在干嘛,恩奇,”吉尔伽美什对恩奇都嘟囔的话语很是好奇,放下游戏手柄,凑到恩奇都身边。

“呐,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秘密,”恩奇都指着笔记本电脑,对吉尔伽美什笑了笑。

“穿越者,也就是是这个世界外的人穿越到这个世界里,他们有点人很坏很脑残,有点却很好很聪明,分别为非法和合法的穿越者,你还记得我以前有过一段时间头痛不欲生吗?”恩奇都拉过吉尔伽美什的手把玩着。

“当然记得,”那一段时间的吉尔伽美什抱着恩奇都恨不得替他去承受那份疼痛。

“就是那个时候啊,我被非法穿越者穿了,”他和吉尔伽美什对视着,把对方眼里的愤怒看在心里,把吉尔伽美什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不要生气,吉尔,我和那个人开始了争抢,最后是我赢了,我得到了她的记忆和能力,最后盖亚,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管理者之一,给予我这方面的知识还给了个补偿给我。”

恩奇都笑得很无邪,碧玉的瞳孔像一片淡青色的汪洋清澈见底:“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短暂对视后,吉尔伽美什别扭的偏过头不看恩奇都,恩奇都笑了笑突然疑惑的看向窗外。

“好像有小虫子进来了,吉尔,”恩奇都歪着头看着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嗤笑一声:“虫子就是虫子,居然还没跪下去死。”

“嘛,去看看吧。”

站在大宅的屋顶上恩奇都挑眉的看着刷杂技的小虫子,手指抵着唇瓣,若有所思:“那么快就开始了吗。”

在虫子摸上结界封印点的瞬间,一把闪耀着光辉的短枪刺穿了他的手。

“趴在地上的蝼蚁。谁允许你抬起头来的?”吉尔伽美什高傲的看着底下居然斗胆抬头看他的虫子,不屑:“你没有看到本王的资格。蝼蚁就要像蝼蚁一样,只要趴在地上低着头去死就可以了”

恩奇都站在吉尔伽美什身边,冷淡的看着被称为虫子人影被无数武器射死,没有一丝动容,甚至还提醒:“在这附近,还有4个监视使魔,那个虫子应该是Assassin哈桑·萨巴赫第十九代百貌之哈桑,一个精神分裂者,有80个分丨身,刚刚死的那个估计只是其中一个。”

“哼,果然是一条繁殖力强臭虫。”吉尔伽美什不屑的说,拉过恩奇都的手:“回去吧。”

次日,又是逛了一天的俩人在日落后感到Servant的气息后来到某个码头看戏。

吉尔伽美什站在一个灯柱上近距离的看着,恩奇都却选择站在大桥的高拱上远远的围观,理所当然的发现了Rider和他颤颤发抖的小Master。

恩奇都走到他们旁边:“嗨,你们好啊。”

“哟,看来你也是一名Master,嗯,以真面目见人,不躲躲藏藏的,我喜欢,”Rider很是爽朗的笑着呢。

“Ri……Rider!”看到有人来后,忍住心里因为在高处所以有的惧怕后,听到俩人的对话,韦伯不满的看着Rider:“那是敌人啊敌人!”

“哦,我看他的小身板并不会厉害,不用防备啊,韦伯,”Rider一个大手拍在韦伯脑袋上,韦伯摇摇晃晃想要掉了去了的样子,吓得他猛的抱住Rider的手臂。

阿啦,被小看了,恩奇都转过身,手抚着被风吹乱的长发,看向自家灵体化的王,笑了笑:“我也不想现在在这里与你们打起来,我只是一个围观者罢了。”

四周都静了下来,只剩下狂妄的风声,而港口那里的战斗即将开始。

恩奇都看着看着觉得无聊,打开被共享了的旺财,拿出一袋零食开吃,还问Rider他们:“你们要不要?”

“……现在谁会有闲情吃这个啊,”韦伯毫不客气的吐槽一下。

“不要就算了,”恩奇都在高拱上坐下,晃了晃双腿,感觉这样不错的样子。

“小子,还不错噢,”Rider看着意外胆大的恩奇都,朝恩奇都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继续看着战场了。

等到两个英灵打得差不多了,Rider终于站了起来:“嗯,是时候下去了,小子,要不要一起来?”

“不了,这位,大叔,”恩奇都看着站起来的Rider,不想说话了。

“噢,没想到你也是胆小怕事之人,”Rider扔下这句话就不理恩奇都了,放出战车搭着韦伯落到战场中间。

恩奇都看着一系列的中二语言,摇了摇头,等到自家王出现,才往虚空一跳。

“嗯?”隐藏起来的卫宫切嗣,惊异的看着跳下来恩奇都:“舞弥,你继续监视Assassin,我来观察其他人,”通讯器对面清清楚楚的传来一声“了解。”

恩奇都在吉尔伽美什脚下的路灯旁站定,不满的仰头:“吉尔……”太高了!

吉尔伽美什收起旺财,嗤笑:“吾友,你这是要和杂种们站在一块地面上吗,身为本王的半身,就应该和本王一样站在高处!”

“哎,吉尔,这世间一切都是美丽异常的,既要体验作为站在高处仰俯视众生的王,也要站在大地上感受土地带来的亲切啊,”恩奇都闭上眼睛微笑,张开双手好像要拥抱世界一样。

“哈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突然大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泥人。”

“吉尔,身为王可要包容世上万物啊,”恩奇都摇摇头,感应到空气中灵子的变化:“咦?”

灵力疯狂向一个地方凝聚,化为一个黑漆漆的身影,浑身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阿啦,是Berserker,吉尔?”恩奇都感受到挚友的怒气,疑惑了下不给吉尔伽美什解说了。

“谁允许你看本王了,疯狗。”

“就用四分五裂来取悦我吧,杂种,”吉尔伽美什看了一眼Berserker,金色涟漪出现在吉尔伽美什身侧,对着Berserker射去。

却不想Berserker抓住了剑,用剑击飞了枪,吉尔伽美什生气了:“你竟敢用脏手碰我的宝具……你那么着急去死吗?疯狗!”

吉尔伽美什把王之宝库打开更多的口,放出十六把各式各样的武器朝Berserker射去。

“真少见呢,吉尔对别人认真,”恩奇都抱着双臂,不满的嘟囔,突然他看向了Berserker所在的方向:“嗯?”

两把武器朝他这里扔来,恩奇都眨眨眼,迅速闪到一边去,灯柱随之被砍断,吉尔伽美什落到一旁的空地上,怒气源源不断的上升:“你居然敢……”敢朝着恩奇扔!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

看着吉尔伽美什身后出现的几十把武器,恩奇都刚刚脸上还有的笑意沉了下来:“我也生气了,Berserker哟。”

恩奇都也像吉尔伽美什一样打开旺财,不过却不是开在自己身后,而是开在Berserker身后。

看到不是他开的旺财,吉尔伽美什看了一眼恩奇都,又继续看向Berserker,武器随之落下。

武器源源不断的180°射向Berserker,很快Berserker双手就来不及了,被射中了几下。

恩奇都看着实在是觉得无趣,走到吉尔伽美什身边,拉起挚友的手:“我们走吧,吉尔,我饿了。”

“哼,真难得你会放敌人一马,恩奇,”因为恩奇都在身边,所以心情好了很多的吉尔伽美什听了挚友的话,停止的攻击,收回旺财和地上的武器:“走吧。”

“我是觉得无趣了啊,留着他看戏看戏,”恩奇都拉着自家王走过其他人,却完全不理那些人和英灵,但他走到一半就停止了脚步,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视线在一个方向停下,他朝那个方向挥挥手:“嗨,阿好。”

那个方向出现了一个巨大火红的不似人的家伙,只听见从上方传来了一个清澈好听的少年声:“哟,恩奇都。”

一个一身白袍,清秀过人,和恩奇都一样披着一头长发的少年从上面跳了下来,对着在场的人和英灵笑了笑,不理会那些人的惊疑和英灵的戒备。

“真难得在日本看到你啊,阿好,”恩奇都走上前,自然吉尔伽美什也跟着他上前,只是看着来人没有说话,有些不悦恩奇都和他人那么亲密。


评论(5)

热度(17)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