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fz】当恩奇都被穿②

几日后,远坂本家魔术工房里,穿着一身古老白袍的恩奇都,用特制的材料画好召唤阵,门也随之被打开。

恩奇都对于走过来的人里,多了本不应该来围观的言峰绮礼言峰漓正并不在意:“时臣哥,来得刚好,只差你的圣遗物了。”

“嗯,时夜,给,注意小心点,”远坂时臣对恩奇都穿的衣袍有些惊疑,据他所知那并不是任何一个民族的服侍,但他并没有问什么,默默的拿出一个盒子,把盒子里的东西小心的交给恩奇都,是一张看起来很容易碎掉的蛇皮化石。

虽然有心里准备,但是看到这个蛇皮化石,就想到吉尔伽美什的遭遇的恩奇都,眼里闪过没人知道的厌恶:“你是打算用这种东西召唤吗?时臣哥。”

“当然,这个是世界上的最古老存在的第一条蛇蜕皮的蛇皮化石,据吉尔伽美什史诗里说的,很可能召唤出世界上最古之王,神之子,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远坂时臣很自然傲气的解释:“如果召唤出那位王,我们就赢了!”

恩奇都用手顺了顺长发,没有要接过那蛇皮化石的意思:“还是不了,时臣哥,你是知道的吧,吉尔伽美什最讨厌的东西里,有蛇,如果用蛇皮化石来召唤,你猜他到来后会怎么样?”

远坂时臣看着恩奇都的动作,了然他不想用蛇皮化石,把一直举着的蛇皮化石重新放进盒子收好,听到恩奇都的解释又有一些苦恼:“那你打算用什么召唤?召唤谁来?”

用什么呢,恩奇都细想他手里可以召唤吉尔伽美什的东西,最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似得双眼发亮,他笑了起来:“就用这个吧。”那是带在他脖子上的长项链。

“那是什么?时夜。”远坂时臣对于那么长的项链,挺好奇的,毕竟现代都不会有那么长的项链。

“天之锁,你看过吉尔伽美什史诗应该知道的吧。”恩奇都看着远坂时臣惊讶的表情表示无所谓,让别人知道点什么也不怕。

他摸着天之锁,微微眯眼,有些不情不愿的脱下天之锁放在召唤阵中心,退后一步,伸出右手说出咒语。

「其基为银与铁

基础为石于契约之大公

其祖先为吾先师修拜因奥古

天降风来以墙隔之

门开四方尽皆闭之

自王冠而出

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

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

若愿顺此意志

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来自于抑 止之轮

天秤之守护者——」

“唔……”恩奇都难受的闭上一只眼,真是痛呢,你说你出现后,我该怎么罚你呢,吉尔。

随后召唤阵发出强烈炫目的光芒,随着到来的还有强烈的风雷云雾,光芒散去,风雾也渐渐散去,召唤阵中心出现一个金色如太阳般炫目的人影,不,那已经不能称为“人”了。

那是伟大的英灵,生前留下无数功辉的英雄,被无数世人的敬仰着的大英雄!

吉尔伽美什看到眼前的人儿后,睁开了原本半眯着的猩红色眼眸:“恩奇都……”话音刚来,随之而来的是出现在吉尔伽美什背后的金色涟漪,一把把武器朝恩奇都射去。

阿啦,吉尔生气了呢,恩奇都想着,然后灵巧的躲过,同时用泥土制造出相同的武器,与吉尔伽美什的武器对射,碰撞。

有了武器,停下来后的恩奇都看到被吉尔伽美什握在手里的天之锁,腹黑一笑:“天之锁。”

天之锁出现,绕过吉尔伽美什,缠上他的手腕,当然还有无数天之锁缠上一把把武器。

“吉尔,好久不见,”恩奇都在吉尔伽美什愤怒的目光走近他,手扶上吉尔伽美什的脸颊。

“好久不见,恩奇都,”吉尔伽美什红瞳里只剩下恩奇都的倒影,深深的把几千年不见,身影已经有些模糊的挚友重新印在心中。

武器随着俩人的话语,分别化为金光和泥土消失,天之锁也变回原型回到吉尔伽美什的手心中。

能动后,吉尔伽美什为挚友带上天之锁的项链,黄金的铠甲化为金光散去,换成了乌鲁克的常服,他伸出修长精炼的手,拂开恩奇都眼前的碎发。

恩奇都笑着,碧玉般的瞳孔温柔似水,手环上吉尔伽美什的腰,踮起脚吻上了那似冷漠的薄唇。

吉尔伽美什迎上那吻,瞬间收回主动权,在恩奇都嘴里激烈的撕咬着,手也紧紧抱着他,想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发泄着心里的不满不悦。

“嗯……”恩奇都底底的呻吟一声,对嘴上传来的疼痛表示无所谓,包容着吉尔伽美什。

“时夜……”被刚刚的战况惊到,带着言峰父子退到角落的远坂时臣,对着相拥而吻的俩人无言以对。

“时臣,看来情况有变。”言峰漓正面无表情的说,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

————————

“所以说,你是史诗里的恩奇都?”坐在恩奇都对面的沙发上,远坂时臣优雅的拿着红茶抿了一口。

“是的,时臣哥,”恩奇都同样拿着红茶,不过目光却追随着那双手抱臂,站在落地窗前的吉尔伽美什。

“所以,放下那个不实际,永远不会实现的愿望吧,远坂时臣,”恩奇都放下茶杯,看向远坂时臣的眼眸里泠然一片。

远坂时臣也放下茶杯,靠在沙发上,阖起双眼又睁开,紧握着双手,看了一会恩奇都后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时……恩奇都。”说完,他就带着一直没有说话是言峰父子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后,恩奇都走到吉尔伽美什身旁,歪着头看着自家王:“吉尔,要不要出去逛逛?”

高傲的王低下头看着挚友,难得温柔一次拉上恩奇都的手:“嗯。”

夜空下,俩人迎着风站在某个高楼的楼顶上,一眼望去,便是整个冬木市。

恩奇都张卡双手,风吹起他的发:“怎么样,现世很美吧。”

吉尔伽美什没有说话,只是打开王之宝库,拿出一壶酒和两只金制的酒杯:“陪我喝一杯吧,恩奇。”

恩奇都笑着接过酒壶和一个酒杯,为两个酒杯盛满酒,红色的液体在月光下酷似吉尔伽美什的红瞳:“是,我的恩。”

次日

大街上的路人时不时的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耀眼的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不悦,虽然他对杂修的眼神不在意,但是被无数人这样看了一天,恐怕无情无欲的神也会不悦吧,更何况是高傲的王。

恩奇都发现了吉尔伽美什的情绪,看了一圈有意无意看着他们的路人,笑了笑:“吉尔,生气了?”

“哼,杂修们竟敢直视本王,”吉尔伽美什虽然这么说,但是并没有打开旺财惩罚路人。

“哈哈,我们去买衣服吧,”坑了吉尔伽美什一次的恩奇都笑得很开心。

此时的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穿着乌鲁克的常服,没有穿鞋子,空着脚踝,不是一个时代的衣服,怪不得路人会诡异的看他们。

一家高档的男装店里,恩奇都对着衣服挑来挑去的,苦恼的看向吉尔伽美什:“吉尔,你觉得那件好看?”

吉尔伽美什挑眉,随意看了看,扔了一套给恩奇都,自己也拿了一套。

恩奇都在镜子前摆弄一会,高兴的点点头,双瞳闪闪发光似得:“嗯,那就这套吧”然后拉着吉尔伽美什到更衣室换衣服。

更衣室里双双脱了后,恩奇都用纤长白皙的手指戳了戳吉尔伽美什身上的肌肉,微微不满的说:“吉尔,为什么你的肌肉比以前还多!”还有那里……比以前还大。

吉尔伽美什任由对方在他身上放肆,一如既往的高傲:“那是自然,本王的身躯是最完美的。”

“唔,不公平,”恩奇都看看自己的细皮嫩肉,叹了口气,好想变容啊,可惜吉尔不让,他想着。

换好衣服后,恩奇都站在镜子前又是一阵摆弄:“完美,吉尔,你选的还真是不错。”其实也就是普通的白衬衫和休闲的西装裤,不过在恩奇都眼里,吉尔伽美什为他选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完美的吧。

他向吉尔伽美什看去:“额……吉尔,你的品味……”还真是无力吐槽,虽然知道剧情里吉尔是怎么样穿衣的,但是真真正正看到还是无语,骚包的深v上衣和蛇纹皮裤,还有那明显是从旺财里拿出来的金项链手链。

“本王的品味怎么了,”吉尔伽美什对着镜子,很满意呢。

“没什么,”你喜欢就好,吉尔,恩奇都没吐槽,而是温柔的看着眼前的王。

恩奇都走到柜台前,敲了敲柜台提醒明显已经入神的服务员:“小姐。”

“啊,是的先生,你是要买单了吗?”服务员回过神,带着歉意的冲恩奇都笑。

“嗯,”恩奇都也对服务员温柔的笑。

“好,好的,”服务员脸蛋上染上红晕,低下头细细算了下:“一共是1314521日元。”

“嗯,麻烦刷卡。”恩奇都拿出一张金卡提给服务员。

“好了,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服务员漂亮快速的完成刷卡,笑着送俩人出门。

等他们走远后,服务员脚一软,跌坐在凳子上,瞪大双眼双手握成拳:“好可怕好可怕,卧槽,最古夫夫居然是活着的。”呢喃完她摸出电脑,打开了qq,没错就是qq,上面写着欢迎回到穿越者的世界。

qq群【认亲大作战】

[无忧]

好可怕好可怕,我碰到了最古基友,我该肿么办。

[被玩坏的樱花]

有什么好可怕的,跟踪上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被玩坏的樱花]

卧槽,最古基友,不会是我想到那对的?

[懒洋洋的生活]

那对?金色绿色那对?

[一只小蝎子]

哪对是谁啊?快说快说

[无忧]

就是Fate里的那对!!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最古基友/最古夫夫!

[此间年少]

卧槽,真的吗!?

[无忧]

年少大大,不骗你,是真的!

[懒洋洋的生活]

马丹,要不是我不在里世界,我好想围观啊啊啊

[被玩坏的樱花]

真的是他们!!快冲上去认亲让他们来救我嗷!

[此间年少]

樱花……还不能确定他们有没有被穿,你别太激动

[无忧]

对啊,我看到他们的时候被吓死了都,要不是我生前是演员,还不一定能骗过他们呢,完了,我还是觉得我那挫得要死的演技骗不了他们

[弟弟萌萌哒]

无忧你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哒!

[此间年少]

不行,我要去论坛公布这个消息,顺便拉人进群吧,只有我们几个没意思

[被玩坏的樱花]

好吧,我冷静下来了,年少大大我支持你,无忧有没有要到联系方式?我真的一秒都不想待在这个恶心的地方了,虽然有盖亚大人给的东西可以让我不受伤害……

[一只小蝎子]

樱花摸摸头

[弟弟萌萌哒]

不哭站起来撸,樱花!

[懒洋洋的生活]

算了,唉,我还是去睡觉了

[无忧]

没要到OTL根本不敢要,不过他们来我店里买衣服留下了银行卡号,等我有空了去查查

[被玩坏的樱花]

我等你的好消息!谢谢蝎子萌萌哒安慰,懒懒睡好啊

评论(3)

热度(14)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