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闪闪受肉后变成小婴儿?⑨

“那就先说小吉尔吧~”藤村大河双手捧着脸,想入了回忆:“小吉尔呢,从小小的婴儿开始就很乖很乖,不会随便哭闹,从来不给别人带来麻烦,最擅长软软糯糯的向长辈撒娇,但是长大一点后就成了孩子王了后就不怎么撒娇了,小小的年纪,带领着一帮小伙伴做了很多好事哦,想个小小的领导人一样,把经常捣乱不听话的孩子调教得听话起来,小伙伴们和爸爸妈妈们都非常的敬佩喜欢着小吉尔的哦。”

“但是!切嗣去世后,小吉尔就不怎么和小伙伴们出去玩了,老是窝在家里发呆睡觉,还学会了玩电子游戏,我怎么劝着拦着哄着都没能阻止他……不过幸好,小吉尔没有沉迷于此也没有学坏,还是一直乖巧有礼貌,在学校里也是拿到各种第一名 ,很棒呢。”藤村大河欣慰的看着一直没转头看她的吉尔。

卫宫士郎放开吉尔后也在位子上坐下,细细的听着,最后总结:“嗯,吉尔真的是个乖孩子,除了玩游戏这点,其他的都毫无挑剔。”

“哼,”吉尔小小的不满似得哼了一声,想到恩奇都也在听他的黑历史,耳根就有点红红的。

藤村大河走到吉尔身旁俯下身抚摸了下吉尔的发丝:“而且正因为吉尔的发色,我才没有太阻止Saber和恩奇都在这里住下,Saber就不用说了,发色就可以证明你们可能有亲戚关系,我当时可是想着会不会是吉尔的亲生姐姐找来了的说,恩奇都的话,和小吉尔未免也太亲密了吧。”然而藤村大河已看穿一切,虽然有一点点误差。

“小吉尔可不能那么轻易的被外人拐去哦,”藤村大河凑到吉尔耳边小声的说。

“嗯。”吉尔了然的点点头,至于做不做得到的不说了。

自然听得见的恩奇都笑了笑,无所谓,他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藤村大河的话并不能使他们产生距离。

“那,再说说士郎吧,这个孩子呢……”藤村大河重新回到她的位子上说。

次日

“士郎哥哥,Saber,你们要去哪里?”刚刚吃完饭,站在卫宫宅屋顶上看风景的吉尔看到要出门的俩人问道。

“如果要去找Caster的话,请务必带上我们。”恩奇都站在不远处的院子里,举起的右手上托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麻雀。

“呃……”对双重夹击感到无言的卫宫士郎。

读心术吗,不,不对,Saber想着眼睛一转,看着恩奇都手上的麻雀,特殊的情报搜索能力?恩奇都到底是什么阶级的?7阶级……Saber突然睁大眼睛惊疑的看着恩奇都和吉尔。

不知Saber心中想着什么都的卫宫士郎,答应了吉尔和恩奇都一起去柳桐寺。

最终四人一起走去和远坂凛约定的回合点。

“Ssber,你怎么一直看着恩奇都,是发现了什么吗?”感到Saber的异常的卫宫士郎,故意拉着Saber退后几步,小声的问,显然他不知道就算再小声,那么点距离,作为英灵自然能听得见,看恩奇都眼里的有趣就知道。

“士郎,回去再说,”Saber是知道这点的,阻止卫宫士郎继续说下去。

“卫宫同学,太慢了,”到达会好点后,远坂凛双手抱臂,不耐的对卫宫士郎说,然后斜着眼不屑看了吉尔一眼:“而且还带着小弟弟出来干什么,你不知道小孩子容易暴露吗。”

“吉尔会帮上忙的,远坂你就放心吧,”卫宫士郎想到柳桐寺那一战,吉尔的出手,非常坚定的向远坂凛说。

阿啦阿啦,被小看了呢,吉尔双手抱着头,冲远坂凛笑了笑:“我可是很强的,大姐姐。”

“更何况这里现在就大姐姐最弱吧,连Servant都不带的你,和带了Servant的我和士郎哥哥,怎么看你也没Servant那么厉害吧。”吉尔放下手,笑着说,似无意说出来的话,却给了远坂凛小小的刺激。

“哼,小鬼就是小鬼,离了Servant就不行,更何况,我自己的能力就足够了,带不带他无所谓。”远坂凛走到一个台阶上站定,骄傲的看着他们:“看,这是我设置的结界,这个结界虽然不能隔开视线,但是完全隔离声音,就算在结界里扔下一枚导弹,也不会被结界外察觉。”

“嗯,真是了不起,”Saber看到结界后,点点头。

“那么具体作战……”远坂凛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打断了。

“远坂,葛木老师好像过来了,”站在一边发现没他什么事的卫宫士郎,同步强化了一条水管后关注着路道,发现有人影过来,提醒道。

“确实是葛木,我们快躲起来吧,”恩奇都插在还想对着吉尔说了什么的远坂凛前说,阻止下一场嘴战。

被打断的远坂凛不爽心想,都是小鬼的错。

最终,远坂凛蹲着窗户下方,抬着头透过烂了一角的窗户看着外面。

卫宫士郎也在远坂凛旁边蹲着从门口偷瞄走近的葛木宗一郎,Saber在里面一点藏好。

吉尔靠着恩奇都站在最里面,有点昏昏欲睡的样子,恩奇都也是蹲着怀抱着吉尔,让对方的小脑袋靠在他肩上,对吉尔的情况,他有点担心,轻声问:“吉尔,你怎么了,最近好像都很容易困的样子。”而且很能吃。

“没什么,”吉尔闭着眼,显然是不想说出原因,不过他想了想后还是:“回去再跟你说。”

“好,你睡吧,”恩奇都轻轻拍着吉尔的后背心,带点歉意的对准备战斗的三人说:“抱歉,吉尔有点不舒服,我们就不插手了,你们小心点。”

三人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卫宫士郎心里充满对吉尔的担心,远坂凛心想果然是个自大的小鬼,Saber沉着心想吉尔伽美什怎么会那么弱的样子。

“来了,”随着远坂凛的话音落下的,还有她发出的Gandr。

Gandr击中了葛木宗一郎,被突然攻击到的他,伞掉落在地上被莫名的火烧毁,他好像发懵了一样,其实不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面无表情而已。

“我应该给过你忠告了哟,宗一郎,就是因为会发生这种事,所以你应该留在柳桐寺。”Caster的声音传来,语落,魔女的身影出现在葛木宗一郎前。

“也不尽然,实际上,猎物上钩了。”葛木宗一郎平静淡定的边说边摘下伪装用的平光眼镜。

战斗一触即发。

恩奇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被压着打的三人,就算可以远程控制泥土击倒葛木宗一郎和Caster,也说到做到的不插手,只是护着吉尔不背战斗所影响。

但是,在Saber突然被葛木宗一郎甩到房子里,落在他们身边的时候,恩奇都出手了。

泥土变化成无数把武器分别向葛木宗一郎Caster射去,一开始葛木宗一郎靠着体术,有过一次被武器射落的经验的Caster靠在短暂空间转移躲过,但是武器越来越多起来,他们躲得艰难起来。

“宗一郎大人!”Caster咬着牙飞快的跑到葛木宗一郎身边,带着其飞起来,不过武器还是穷追不舍着,Caster恼火的在空中躲着,找到一个空隙后果断空间移动跑路。

失去目标的武器纷纷落到地上,化为泥土消失了。

恩奇都抱着已经睡了的吉尔从房子里走出来,看了一眼愣住的俩人,不发一言的走了。

等他们走到半路,被一个人影拦住去路了。

“哟,你们谁是我的新Servant,”人影做出一个奇怪的姿势,还伸出右手:“我可不希望我的新Servant是个小孩,绿头发的,快跟我签订契约吧,我可等不及了,嘻嘻。”

——————————

【似乎有点短小,午夜实在困码不出更多……而且好像几天没更了,就放出来吧*^_^*】


评论(3)

热度(28)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