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闪闪受肉后变成小婴儿?⑦

卫宫士郎躺在仓库的地板上,手搭在额头上,深深皱着眉:“老爹,怎么办,吉尔喜欢男的……”

“啊啊。”卫宫士郎坐了起来,一遍遍练习强化魔术,试图用魔术让自己冷静下来,却一遍遍的失败,失败,最后精疲力尽的重新躺下,缓缓闭上了双眼。

待他睡觉后,从空中飘来一条条人眼看不见的细线。

“来了,”吉尔的房间里,依旧和昨晚一样是恩奇都怀抱着吉尔躺在床上,吉尔感觉着那些由魔力组成的线带走卫宫士郎:“Caster吗,恩奇都,我们去看戏吧。”

恩奇都看着兴奋起来,双眼发光的吉尔,一如既往的温声说:“嗯,你高兴就好。”

起床换好衣服后,俩人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吉尔看着那半空中远去的身影:“阿啦,是Saber,看来我们要慢上一步了。”

“嗯。”

随后,俩人还是牵着手,跟着Saber飞起。

柳桐寺山路上,吉尔和恩奇都躲在一边,吉尔不屑的指着阻挡Saber去路的和服男子说:“恩奇都,你看,那个男人是Assassin哦,是个没有魔力,站在剑技顶点的人,是Caster凭着圣杯规则的漏洞召唤来的,弱点是,因为同为Servant召唤来的,所以不能离开这里的山门,也就是一个看门狗而已。”

“这样吗,不过我看Saber会输吧。”恩奇都伸手握上了吉尔指着人的手,拉着他走出去:“走吧,不是说要去看戏吗。”看卫宫士郎倒霉。

“嗯,如果Saber不用宝具的话。”吉尔顺着手上传来的力道,跟着走出去。

“哟,Saber,你也在这啊,”走到离Saber的不远处,吉尔无视佐佐木小次郎,随意的和Saber打招呼。

Saber皱眉防备的看着吉尔:“吉尔伽美什!你来干什么?”

吉尔一手插着裤袋一手牵着恩奇都,对Saber的防备一点都不在意:“当然是和你一样,来找士郎哥哥的了,不过即使你要和杂修玩,那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就打算绕过俩人走向寺里。

“想通过这里,就先赢过在下吧,在下是Servant 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佐佐木小次郎手持长刀拦住他们。

「唰唰唰——」

三把武器朝佐佐木小次郎射去,却被佐佐木小次郎几下挥刀挡下,感觉到这随便扔过来的武器意外的强度,佐佐木小次郎有些苦恼。

“想拦着本王吗,杂修。”吉尔不悦,用冰冷的眼神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佐佐木小次郎,想再次放出旺财的时候。

“这位Assassin,你的对手不是我们。”恩奇都来打圆场,通过相连的手安抚挚友,吉尔打开王之宝库的想法就停止了。

“Saber,麻烦你了。”恩奇都冲Saber点点头,继续拉着挚友走人。

“嗯,”Saber看着俩人离开的背影,还是说出了不想对他们说的话:“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士郎就拜托了。”

恩奇都背对着Saber,伸出手挥了挥,像是说知道了。

“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你的对手,是吾!吾之名……”

“无妨,若要知敌,此刀足矣。”就是不知道放过两个人,那只母狐狸会不会很生气,呵。

————————

他们刚走到寺院里,便看到无数红色箭失从天而降的景象,甚至还有些朝他们射去。

恩奇都抱起吉尔闪过箭失,轻巧的跳上一个隐蔽点的房顶,扫了寺院一圈找到拿着弓的红衣男人:“拿弓,Archer吗,故意的吗。”

“哼,是想让我们别插手吗。”

Archer跳到地上后,吉尔伽美什目光扫过地面上的三人,在Archer和卫宫士郎的脸上停留了一下:“恩奇都,你有没有觉得,他们的脸长得有点像。”

“确实,这个Archer和卫宫士郎仔细看,很像。”恩奇都把自家王放下来后观察了下他们。

“果然。”就像卫宫切嗣一样啊,卫宫士郎,要不要告诉绮礼呢。吉尔伽美什顺了顺被风吹乱的金发,然后继续双手插在裤袋看戏。

随着情况变化,魔女Caster飞到了空中,然后发现了即使是在黑夜中,也如阳光般耀眼的两人,Caster先是瞬发魔术攻击Archer,待Archer无力后,再攻击了吉尔和恩奇都,当然还有卫宫士郎。

恩奇都利用自己的泥土挡住了魔术球而吉尔伽美什则在泥土消失的瞬间从旺财里放出一把具有极强的对魔力附加诅咒能力的宝具射向Caster:“杂修。”

“嗯,”Caster也在这瞬间放出魔法护盾,可惜的是,没用。

“啊——”她惨叫一声掉到地上,身上插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射出来的两把武器。

“啊,啊,好疼,宗一郎大人……”Caster躺着地上,血大片涌出慢慢的渗透地面,她只觉得模糊一片的眼前,好像看见了她所爱之人的身影。

渐渐的熟悉疼痛后,意识清醒过来的她,带着惊恐的看向吉尔伽美什:“请问阁下,是谁?”

“ 连本王都不知道真是悲哀,你这不是人生的九成都白过了吗, ”吉尔伽美什扫了一眼Caster,然后看向被天之锁绑到半空的卫宫士郎:“卫宫士郎,你还是太弱了。”

吉尔伽美什收回天之锁,仍然在半空的卫宫士郎掉到地上,他嘲讽的扫过地上的三人:“你们真是,让我看了一场可笑的闹剧,我们走吧,恩奇。”就拉着看着这场戏,纵容着他玩乐的恩奇都离开。

卫宫士郎呆呆的看着吉尔伽美什离开的身影,想不通,为什么他从小看到大的弟弟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他眼里满满的坚定和决意,还是要变强!

Archer则在没有人看得到的角度用力闭上眼睛又睁开,手也紧紧的握着双刀,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着吉尔伽美什的离去,身上的一把武器化为金光散去一把变成泥土融入地底,Caster喘了会气会,利用魔力恢复身体,咬咬牙,继续诱引Archer和卫宫士郎。


评论(4)

热度(35)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