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闪闪受肉后变成小婴儿?⑥

“啊,一直忘了问,这位?是哪里的英雄?”言峰绮礼翻下下一页纸,突然说出这句话。

吉尔唇角上扬,往边上一靠,靠在恩奇都身上:“他啊,是,本王唯一的挚友,恩奇都!”

从教会出来,原路返回回家的俩人,漫步在夜空下,莫名的浮现出一种甜蜜的气场。

吉尔在一个十字路口前停下脚步,背对着恩奇都仰望星空:“呐,恩奇都有什么想知道的事,就问吧,本王,只给你今晚的时间。”

恩奇都看着如今幼年的王,笑着摇摇头,走上前,抱住了他:“吉尔不想说,我是不会问的。”我的王啊,5000年的时间可以彻底的把我们隔开,如今再见,能和以前一样相处,我就已经满足了。

“……回去了。”吉尔从恩奇都的怀抱里挣出来,继续拉着他的手往卫宫宅走去。

次日。

“啊啊啊,要迟到了,吉尔你也快点啊,我就先走了,拜拜,”脸上带着细微黑眼圈的卫宫士郎急急忙忙的出门。

“士郎哥哥拜拜,路上小心。”“路上小心,士郎。”“拜拜~”明显三种风格的回应。

吉尔微笑着把最后一口牛奶喝完,拉起早已吃完了的恩奇都,对着Saber说:“我吃完了,我和恩奇都出去了啊,Saber你要好好看家哦。”

“是,我会的,”依旧在吃的Saber点头回答,呆毛跟着一晃一晃的,其实根本不造吉尔说了什么。

吉尔和恩奇都一起去了吉尔所在的小学,在校长校董理事长惊讶的目光下,提交了休学申请书。

上班上学时间过后,恢复冷清的街道上,吉尔带着恩奇都逛过他以前常去的街道,并且给恩奇都介绍着这间那间店,给恩奇都补充常识,毕竟作为第八个,圣杯并没有给予那么多知识,更不用说常识了。

逛了许久后,他们走进一家奶茶蛋糕一体,布置温馨的店,在一眼就能望见全部的店里,他们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吉尔熟练的点了好几样吃的喝的,才看着恩奇都。

“怎么样,恩奇都,这由我的王国发展成的世界,美吧。”吉尔傲气的抬起下巴:“特别是各种游戏,让我感觉不到无趣无聊。”

“嗯,是的啊,他很美,不过吉尔,未成年还是少玩游戏的好吧。”恩奇都双手撑着下巴,眼里满是笑意,眼神扫过窗外的类游戏海报,示意吉尔去看那小小的字,未成年禁止沉迷游戏哦,全新防沉迷系统开测。

“哼,我早就成年了,这个恩奇都你是最清楚的吧!”吉尔别过头不看恩奇都。

“咦?”吉尔碰巧看到刚刚进门站在店前台的女人,一个有着白色长发及腰,红瞳,长的漂亮的女人。

“怎么了?吉尔,”恩奇都顺着吉尔的视线望去,看到是一个漂亮女人,微微皱起眉。

吉尔凑近恩奇都,轻声说:“恩奇都,你看那女人,是个人造人哦。”

“人造人?”恩奇都有些好奇:“和我是神造人一样吗?”

“唔,完全不一样,她很弱,恩奇都很强!毕竟神和人,想起来,十年前,在这个城市,也见过一个同样发色瞳色的人造人呢,那个人造人更想人些。”吉尔想起了十年前的小圣杯,当然还有这一次的小圣杯,不过这些他还不想让恩奇都知道就是了。

“客人们您们好~这是您们点的奶茶和蛋糕,希望您们食用愉快~”一名穿着猫耳装的女仆来到他们旁边,甜甜的笑着说。

“嗯……”恩奇都看见女仆后,疑惑的看了一眼那对猫耳。

“谢谢大姐姐~”吉尔察觉到女仆来了后,恩奇都奇怪的情绪,等女仆离开后他问:“怎么了,恩奇都。”

“……那个女孩子,头上的耳朵,是猫化人吗?”恩奇都盯着女仆的背影,歪着头,眨了眨眼。

“噗,哈哈哈哈哈。”吉尔大笑了起来,幸好现在店里没什么人,不然估计要被眼神围观了:“恩奇都你哈哈哈哈哈,居然连那是假的都看不出来吗,嘛,这里可是猫耳女仆奶茶店啊,有猫耳最正常不过了。”吉尔艰难的忍住笑,肩膀还在一抖一抖的,伸手抹去眼角的因为笑得太过所以出现的生理泪水。

“呃……”

————————

两人吃饱喝足的回到街上继续逛,随着中午到来,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路人频频用诡异好奇的眼神看着两人。

恩奇都首先注意到路人奇怪的眼神:“呐,吉尔,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好奇怪啊。”

“唔?是吗,嗯……”吉尔也注意到了,不耐的皱眉,他看了一圈人,最后视线停留在恩奇都身上:“恩奇都,你的衣服……”

————————

月升日落,逛了一天,回到家的吉尔趴在自己床上,脑袋埋在被窝里不想起来。

衣柜前,恩奇都脱下了古老的服装,换上新买的衣服,白色衬衫,再穿上小马甲,配着黑色西装裤,长发还是散披着,他对着镜子,温文一笑,一名富有气质的贵族公子出炉。

他走到床边坐下,笑着,故意拍了拍床上人儿的小屁屁:“累了?”

“恩奇都!”吉尔翻过身,一把抓住刚刚拍他屁股的手,坐了起来:“不准这样!”

“是是,”恩奇都看着严肃起来的小脸,不知为何有种想吻下去的感觉,不过作为一个乌鲁克人,想到了什么,便做了什么,他凑上前,吻上了那细致的唇,无视了吉尔现在还年幼的事实。

“唔,嗯,”对于突然而来的亲吻,吉尔心里疑惑,随即又想到,恩奇都需要补魔吗,便回应起来,享受着这个吻。

「咚咚——」敲门声传来

“吉尔,你回来了吗?”是卫宫士郎。

“吉尔?”然而屋里沉溺在吻里面的俩人,都没有理他。

「唰——」日式门拉开时特有的声音。

“吉尔!呃呃!”突然进来的卫宫士郎看着床上亲吻的俩人,十分惊讶并且僵住。

又一次被同样的人打扰,恩奇都也是无奈,然后放开了吉尔,离开的时候甚至还舔了下对方的唇:“有事吗?卫宫士郎。”语气有些不好呢。

“啊,呼呼。”吉尔喘着气,还拉在一起的手握紧了下,似安抚一样。

“恩奇都,呃,不对吉尔你们怎么……”卫宫士郎抓起自己的头发,语无伦次:“啊啊!”他上去,强行分开俩人,拉起吉尔往外走。

被抛下的恩奇都回味的舔舔唇,轻笑不语。

走廊上,卫宫士郎对着吉尔单脚跪下,双手放在吉尔的肩上,严肃的盯着吉尔的双眼:“吉尔,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

对上卫宫士郎的眼神,吉尔无所谓的抖抖肩说:“知道啊,吻嘛。”

“唉,可是你还小,而且你们……”都是男的。卫宫士郎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后面的说出来。

“都是男的是吧,”吉尔挑眉,把肩膀上的手拿下来,然后双手插在裤袋,扬起下巴,笑了起来:“男的又如何,士郎哥哥,我知道的东西可是比你多得多呢。”


评论(2)

热度(38)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