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闪闪受肉后变成小婴儿?⑤

吉尔伽美什站起身,伸出右手对着召唤阵,轻起朱唇,有稚嫩的声音说着并不稚嫩的咒语。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 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 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狂风被招来,隐约带着雷电云雾,仓库里的东西被吹乱一地,魔法阵上出现闪耀灿烂的光芒。

一个淡绿色的身影出现在魔法阵的中心。

吉尔伽美什看着眼前混乱的景象,笑了起来,身体里的疼痛,还有那刮到他身上风雷云雾,好似这些灾难痛苦都不能阻止他前进的路。

“你就是,唤出我的Master吗?”

风云平静下来,迷雾散去,站立在吉尔伽美什眼前的人,有着淡绿色的长发,长发散发着淡淡光辉,同色的眼瞳如同最完美的绿宝石里面透着勃勃生机,完美无瑕的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他身着白色的袍子,双脚赤裸,赤手空拳,像并没有带着武器降世似的。

当他们看到自己眼前的人时,双双僵住,相对无言。

几十秒后,吉尔伽美什动了,左手抬起,金色的涟漪开始出现在他背后,逐渐的,包围住眼前的人,涟漪中间冒出各种锋利的武器朝他射去。

吉尔伽美什面无表情,猩红的瞳孔里闪着冷光:“……恩奇都。”

「唰——」旺财射出的同时,无数条锁链缠住了全部的武器。

恩奇都看着旺财,终于肯定眼前的小人儿便是他那个任性自傲强大贤明美丽的王,他笑了,很开心的笑了:“我的王啊。”恩奇都终于回到了你的身边。

“……挚友。”吉尔伽美什也笑了起来,那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配着他的容颜,形成了世界上最美丽闪耀的风景。

恩奇都走上前,跪下来紧紧抱住了吉尔伽美什,眼角留下一滴泪。

吉尔伽美什看着天花板,微闭眼睛,眼睛里出现雾气,眼角也红红的,但是并没有流下泪来,伸出手回抱恩奇都。

“虽然不知为何你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能再一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吉尔。”恩奇都在吉尔的耳旁柔声的说。

“我也是,挚友。”吉尔闭上眼,享受着挚友的怀抱。

不过……

「碰——」门被暴力推开的声音。

粉光闪闪的气氛当然是用来被破坏的了。

“吉尔!”卫宫士郎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身后是跟着他的Saber。

“唔,”吉尔有些疑惑,不明白此时应该在道场的卫宫士郎和Saber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恩奇都看着突然出现破坏气氛的两人,无语。

————————

“所以说,吉尔也是Master吗。”四人分开两边,坐在桌子前,Saber严肃的盯着吉尔说。

吉尔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点头,连话都懒得说的样子。

“那吉尔愿望是什么,”这是对于自家弟弟的愿望当然很好奇的卫宫士郎。

“已经实现了。”

“??”卫宫士郎看着突然出声的吉尔不明所以。

吉尔爬起来,随后又扑倒在坐在他身边的恩奇都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不想起来了的模样。

恩奇都温柔的笑着,轻拍吉尔的后背,看着好奇的两人,轻声说:“我想,吉尔的愿望是,有个和他并肩而立,理解他所有的人一直一直陪着他,直到永恒,王啊,也是会怕孤独的。”说完他就抱起吉尔,上楼回房了。

除了恩奇都,谁也不知道,当时的吉尔伽美什,听着他说的话,隐藏在中间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恩奇都的衣袍。

被留下的人,卫宫士郎在低头思考。

Saber还是想到了她的王国。

————————

恩奇都凭着强大的直觉,找到吉尔的房间,把怀里的人儿放在床上,自己也上床,调整姿势让吉尔继续窝在他怀里,他看着已经睡觉了的吉尔,满足的叹气,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以前可是你把我抱在怀里的呢,我的王。

恩奇都也闭上眼睛,陷入了睡梦中。

——————

傍晚,卫宫宅又热闹起来。

待卫宫士郎慌慌张张的解释完卫宫宅多出来的两人后。

Saber正坐在一边,闭眼不语。

藤村大河双手撑着桌子捧着脸,眼珠子到处转,看看那个又看看这个。

吉尔和恩奇都亲亲蜜蜜的在电视前打着新买的游戏,恩奇都还抽空给吉尔喂食饭前零食。(划掉恩奇都还不造垃圾食品划掉)

间桐樱和卫宫士郎在准备晚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间桐樱的脸色有点不好。

渐渐的天黑了起来,随着间桐樱和藤村大河告别卫宫宅,这平平静静的一天就过去了,当然不平静的夜晚也终于要来临了。

在黑暗的房间里,吉尔趴在恩奇都身上,手还扯着恩奇都的长发把玩,明显还没睡觉,黑暗中的红瞳也闪闪发亮:“他们出去了呢,恩奇都,我们也走吧。”

“都听你的,我的王。”

站在家门口,吉尔看着依旧是那天古老服装的恩奇都,突然想到什么:“恩奇都,没鞋子给你穿哎。”

“……噗,吉尔,我现在是英灵体,不穿鞋子也没什么的,再说在乌鲁克都是不穿鞋子的,你忘了吗。”吉尔,幼化的你,真可爱呢,不过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嗯……”吉尔伽美什皱着漂亮的眉,确实,记忆还有点模糊,要快点想起来才行。

————————

接近凌晨,在寂静的大街上,吉尔拉着恩奇都的手,往与卫宫士郎不一样的方向走去。

站在教会前,恩奇都挑了挑眉,有些好奇为什么吉尔会带他到这里。

吉尔带着恩奇都走进教会,绕过几道弯,来到一间还开着灯的房间前,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人好像已经习惯了不请自来的客人,并没有给予回应,继续看手里的纸张。

吉尔拉着恩奇都,自顾自的在沙发坐下,旺财在桌子上放出点心和牛奶后,吉尔才说话:“绮礼。”

“吉尔伽美什,好久不见了,怎么想起来我这里了?”言峰绮礼从纸张里抬头,看见坐在吉尔身边,吃着点心的的恩奇都,眼里闪过惊讶和兴趣。

“绮礼啊,你说7名Servant到齐了,那本王的,算什么。”吉尔边说边举起右手,让言峰绮礼看到他的右手手背。

“喔,第八名Master吗。”言峰绮礼看着那手,一脸平静的说,好像这些已经不能引起他的惊讶了。

吉尔轻笑一声,放下手,拿起牛奶轻轻摇晃杯子:“绮礼哟,你还是当年那张死人脸,真是无趣。”

“呵,我的无趣,当年的你不也玩得挺开心?”言峰绮礼说完低下头继续看手上的东西。

“现在的你比以前无趣,本王可是很怀念那时呢。”吉尔说着,喝了口牛奶,完了添了下下唇。

恩奇都看着俩人的交谈,沉默不语,心里有一丝不满不悦和……妒忌,他皱眉,不明白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不要问日式房子里闪闪的房间里为什么是床,我也不造!!】

评论(4)

热度(46)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