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闪闪受肉后变成小婴儿③

“果然呢,”吉尔发现蓝色的Lancer冲卫宫士郎跑去,卫宫士郎也急匆匆的往回跑。

吉尔抛弃对他来说,有一点点兴趣的红衣组,瞬间追上了卫宫士郎。

“卫宫士郎,这次就乖乖的躲在本王身后吧。”吉尔拿出一把剑挡住Lancer的枪,背对着卫宫士郎扔下一句霸气十足的话,不过他现在还是小孩子,稚嫩的声音里并不能体现出什么气势。

“吉,吉尔!?”屁股倒地的卫宫士郎有些吃惊。

“又来一个吗,放心,我会一起杀掉你们的。”Lancer傲气满满呢。

吉尔迎着Lancer的攻势回击:“哼,你这条野狗。”

“你才是狗!!”Lancer不服,眼里燃起怒火。

被反击的吉尔有些生气,和Lancer拉开一点距离后,立刻放出旺财,十二把宝具瞬间砸向Lancer。

“你在说谁呢,谁允许你直视本王,谁允许你回击的,狗果然是只狗。”吉尔双手抱臂,鄙视不屑的看着被钉在地上爬不起来不知死活的Lancer。

“这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是被吉尔打开旺财的金光吸引来的远坂凛,她吃惊的看着不知道死了没的Lancer,还有吉尔和在吉尔身后坐在地上的卫宫士郎。

“当事人来了啊,走了,士郎哥哥,回家吧,我饿了。”吉尔看也不看少女,奋力拉起没回过神的卫宫士郎,头也不回的走了。

同时插在Lancer身上的宝具也散着金光消失。

“呃,”被留下的少女无语。

红色的Archer出现在少女身边,皱眉脸色难看的看着那两离去的背影。

“咳咳,好险啊。”Lancer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苦恼的看着红衣组。

“还,还活着。”凛看着Lancer露出她的颜艺系统。

“当然还活着,小姑娘,”Lancer抱着枪,懊恼的看着吉尔和士郎离开的方向:“我也走了,再见。”

凛反射性的回答:“啊,再见。”

待Lancer没了踪影才反应过来的少女抓狂:“哎哎,刚刚那什么鬼!!”

“啊啊,烦死了,Archer,回去吧。”

“嗯。”依旧脸色难看的Archer,勉为其难的回应。

————————

“士郎哥哥你真傻啊,”吉尔拉着士郎回到家,因为已经很晚了,并没有看到间桐樱和藤村大河

金发小孩厉声的教育卫宫士郎:“要是再有下次,可没有那么幸运的有人来救你了。”

“嗯……我知道了,吉尔不要生气,”卫宫士郎看着装大人的吉尔笑了笑,虽然对吉尔的力量吃惊,但是吉尔不想说,他也就不会问。

“我饿了!”

“是是,我马上去做。”

“哼,下次不能在学校留到那么晚。”

“我知道了,以后保证一放学就出来。”

夜晚,早已和吉尔分开睡的卫宫士郎在被窝里伸出手臂盖住双眼,脑海里闪过晚上看到的一幕幕画面,最后画面停在背后出现大片金色涟漪,红瞳带着不屑,像太阳神般高傲耀眼的吉尔伽美什上。

怎么办,我有点兴奋想和你一起参与其中呢,吉尔……

——————

过了许久,睡不着的卫宫士郎起身,轻手轻脚的走过走廊,来到仓库:“要加把劲呢,追上吉尔的力量。”

「当——」突然,挂在屋顶的钟响了起来。

“!!”卫宫士郎转身看着主屋:“有小偷吗?”

屋里被吵醒的吉尔有点不耐烦,扯过被子盖住头,再随手放出一个隔音结界,属于士郎哥哥的战斗要开始了呢,嗯,明天还要把令咒藏起来,麻烦啊,困。

隔天清晨

“哇,士郎哥哥,她是你的女朋友吗。”吉尔好奇的看着同样是金发但多了根呆毛的碧眼少女:“真是厉害呢,士郎哥哥居然把到了很漂亮的姐姐呢,我要告诉樱姐姐告诉老虎!”

金发少女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吃着餐桌上的美食。

「啪」卫宫士郎一巴掌拍在吉尔的头上,还揉乱了柔顺的发丝:“好好吃饭,小孩子就应该乖乖的学习,不要管那么多事。”

“咦?”吉尔顺着卫宫士郎向上看,发现了那么一个不和谐的地方,他扒下卫宫士郎的手,抱着卫宫士郎的手臂站了起来:“士郎哥哥,受伤了?”

“没有的事,吉尔吃饭,吃饭,”卫宫士郎收回自己的手,想要掩盖着什么不想让吉尔知道,却不想掩盖的动作更加可疑。

吉尔眯起眼睛不语,重新坐下来,左手撑着脸,小声嘟囔:“居然敢伤本王想要保护的人吗,Berserker哟。”

注意力不在金发少女身上的吉尔不知道,少女听到他说的话后,瞬间捏得紧紧的手,还有眼里的不敢相信。

自然心不在焉的卫宫士郎也没有发现少女的异常。


评论

热度(52)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