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闪闪受肉后变成小婴儿②

“咦,”傍晚时分,身为小学生比卫宫士郎早一步放学的吉尔,站在卫宫士郎的学校门口等人,他歪着小脑袋,疑惑的看着手背上突然出现的红色,像枪一样的印记。

唔,据绮礼说的,

已经出现令咒,还未召唤Servant的远坂凛。

杀害原Master的Caster神代魔女美狄亚。

现在Caster的Master葛木宗一郎。

间桐慎二和黑圣杯间桐樱的Rider蛇发女妖美杜莎。

人偶小圣杯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和她的Berserker赫拉克勒斯。

被绮礼暗算的巴泽特,已经是绮礼的Servant的Lancer狗。

还有因为剑鞘大概还是召唤Saber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的士郎哥哥。

那么就剩下Assassin了,但是Assassin的令咒模样怎么会是枪,这还是已经恢复大部分记忆,但思考方式还是小孩的吉尔伽美什想不通的问题。

算了,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哟,小吉尔,又在等士郎了啊。”从学校出来的黑发带着眼镜的少年,一眼便发现了是在日本稀有发色的金发小孩。

“嗯,一成哥哥,今天也好晚回家啊。”背对校门的吉尔转过身,微笑着点头回应。

柳桐一成摸了摸吉尔的脑袋,同样笑道:“哈哈,现在你还没接到你哥哥,那你哥哥岂不是更晚回家,吉尔跟着士郎很晚回家怕不怕?”

“不一样,一成哥哥是一个人,我和士郎哥哥的两个人,最近的杀人事件好多的说,一个人的一成哥哥才要小心点,而且一成哥哥的家离学校好像有点远呢。”吉尔挣开头顶的手,后退两步才说,对于路远的柳桐一成晚回家好像有点不满:“一成哥哥趁现在太阳还没下山,就快走吧。”

“好好,那我走了,小吉尔再见。”柳桐一成无奈的摇头,冲吉尔挥挥手。

“一成哥哥再见~”吉尔也和柳桐一成挥挥手,等柳桐一成走远才皱眉盯着学校,此时,已经没有学生出来了。

又过来许久,仍然没有见到人的吉尔郁闷了,天空也渐渐的黑了起来,同时空气里有什么东西在流动。

“似乎,有点不妙的预感,要不要进去找找士郎哥哥呢。”语落,他就直接走进校门,瞬间消失,又出现在某栋教学楼的楼顶上。

“果然呢,学校里有结界,还是带着血腥味的邪恶结界。”吉尔发现了一个紫红色的刻印边上蹲下,伸出手指摸上刻印。

“唔,有人来了吗。”吉尔起身,随意从旺财中拿出隐形衣遮住自己,然后躲在一边阴暗的角落。

嗯,远坂凛?看来是召唤出Servant了。

少女从楼道口走出来,同吉尔一样,在刻印前蹲下:“这是第七个吗。这里好像是起点呢。”

少女动手消除掉上面的魔力,却叹了口气:“……败了。这个没办法用我的手消掉。”

吉尔疑惑,感觉少女在魔术师中还算可以,但是刚刚他看到对他来说很容易消除掉的东西,少女居然不能彻底消除,这让吉尔对近代魔术师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轻视和优越感,还有……无趣的感觉。

接下来的事却令吉尔微微睁大一点眼睛。

少女卷起左手的袖子,手臂上有散发着奇怪光芒的魔术刻印,她把左手放在那个印咒上一会儿,印咒就消失了。

“怎麼,消掉了吗,真可惜。”

居然还有其他人吗,吉尔抬头,看着背着光站在水塔上面的男人。

居然敢站得比我高!这是此时吉尔的内心,原来屋顶王是这样来的吗。

吉尔看着他们说话,追逐打斗,以及少女跳下教学楼的身影,挑眉,这还算挺聪明的嘛。

几秒的时间战场从楼顶换到了空旷的校庭。

接下来就是一场红蓝的纠缠打斗,蓝色的持枪,红色的持剑,瞬间的发生了百来下的激烈碰撞。

吉尔利用四战遗留下来的Archer特性,良好的视觉力,在楼顶观看整个战场。

“咦,那边那个,不是士郎哥哥吗 ,”他发现了在一栋楼下围观的卫宫士郎:“士郎哥哥是笨蛋吗,看到了未知情况不会跑吗,不知道那两Servant发现士郎哥哥后,会不会杀掉士郎哥哥呢。”


评论

热度(47)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