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羽月

如果吉尔受肉后变成小婴儿?

依旧是脑洞大开后的产物

ooc有,bug有,请注意选择食用

cp不定,但闪闪肯定是受

食用自带10岁幼闪,幼闪主场

目标是,不管那种体型的闪闪,都要好好的疼♂爱他;

设定一开始幼闪没有记忆,随着五战到来才恢复记忆

还有这应该是不造那年那月才会完结的,还有还有可能会成坑的中篇~

边渣原著小说边码的√

————————————

“嘤……”在熊熊大火中,隐约的传来一声稚嫩的哭声。

这一次由于没有人来挖的言峰绮礼艰难的自己爬出废墟,他沉默的想了许久,发出了癫疯一样的怪笑,自言自语一些别人不能理解的话,把不远处的小婴儿吵醒了。

有着炫目金发的小婴儿毫无顾忌的使劲哭,并无婴儿被包裹的小婴儿好像被身下的石板硌得难受的乱动起来。

“幸存者……吗。”言峰绮礼一张死人脸的盯着小婴儿,走过去想将其抱起。

“住手,”抱着一个红发小孩的卫宫切嗣艰难的走着,看到了小婴儿眼前一亮:“言峰绮礼,住手,把他给我,给我!”

“呵,卫宫切嗣,现在的你更让我失望了。”言峰绮礼讥笑的退到一边,看着拥着两个孩子哭泣的卫宫切嗣,然后离开了这个灾难现场。

————五年后————

“嗯,如果你已经没办法实现了的话,就让我来代替你实现吧。”月夜小,小小的孩童随意的起誓。

“爷爷已经是大人了所以可能没办法了。但是我没问题。所以,交给我吧,把爷爷的梦想。”

“切嗣的梦想,是什么?”突然从背后出现的小小孩,极其熟练的扑倒卫宫士郎稚嫩的背上,双手还上卫宫士郎的脖子,眸中红光一闪一闪的看着卫宫切嗣,柔软的金色发丝扫过卫宫士郎的皮肤,勾起卫宫士郎阵阵痒意。

“哎,吉尔,怎么还不睡觉,”卫宫士郎缩了缩脖子,发现是吉尔来了,有点惊讶的说,毕竟,现在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了,平时这个点,小孩已经睡香了。

“还不是切嗣和士郎哥哥不陪吉尔睡,吉尔睡不着。”小小的人儿放松身体完全靠在了卫宫士郎的背上,转过头不看卫宫切嗣,小声的抱怨。

“好好,我们这就去睡觉,”卫宫切嗣笑着说,轻柔的抱起吉尔,把那小小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上,抚摸着那发丝,然后温声对卫宫士郎说:“走吧,士郎。”

“嗯!”

睡前,卫宫切嗣看着相对而眠的两个孩子,感觉到从未有过没有的安心,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隔天,切嗣却再也没有起来了……

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最终,还是在诅咒下死去了,但他脸上却带着一抹宁静安心的微笑,似乎在做一个美好的梦一样,安静的睡去了,享年,三十四岁。

————————

又是一个五年后,太阳才刚刚升起。

「叮铃铃,叮铃铃」

“……吵死了,停止。”

然而声音并没有停下「叮铃铃,叮铃铃」

“……什麼啊,真是的……昨天弄到很晚,再睡一下……”大床上的少女扯起软被盖住脑袋,但是。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薄被盖脑袋好像并没什么卵用。

“……啊啊,真是的————不懂变通的家伙。”

「叮铃铃叮铃铃(要迟到了)」

“迟到……迟到,遭了。”少女立马掀开薄被坐了起来,睡眼朦胧的看着不解人情的闹钟,默…………

另一边卫宫宅里传出了诱人的香味。

“嗯,味道刚刚好。”名为卫宫士郎的红发少年,尝了一口刚刚出炉的早餐,对自己的手艺很满意呢,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种:“是时候叫吉尔起床了。”

卫宫士郎拉开卧室门,看着还睡得很香的吉尔,还有被一把剑钉在地板上的闹钟有点无奈的摇摇头。

他走了过去,蹲下身,轻轻摇了摇吉尔:“吉尔,该起床了,不然又要迟到了哦。”

“唔,”吉尔皱了皱眉,很勉强的微睁眼睛,模模糊糊的说:“士郎哥哥……”

“起来吧,哥哥做了好吃的。”卫宫士郎走到窗前,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射进来。

“嗯,”被阳光刺到眼的吉尔只好蹭了蹭被窝,磨磨蹭蹭的起床。

哒哒哒哒哒!门外传来奇怪的声音。

“我来了!”特别嚣张的从门口进来的藤村大河怪叫着扑倒了正在和睡衣折腾的吉尔,抱着蹭:“啊啊,小吉尔今天也是那么的可爱”

“臭老虎!放开本王!”被使劲抱着,难受了挣扎起来的吉尔有些生气的。

“哎,藤姐……”卫宫士郎看着藤村大河更加无奈加头疼了。

“藤村老师,快放开小吉尔,下去吃早餐吧,小吉尔也肯定饿了。”慢了几步跟上来的间桐樱拉着藤村大河的手说。

“樱,你也来了啊,”这是上去试图从藤村大河怀里抱出吉尔的卫宫士郎,然而卵,失败了。

最终结果是樱,士郎分别坐在一边,吉尔气呼呼的坐在藤村大河怀里吃早餐,藤村大河一脸胜利的笑容。


评论(4)

热度(81)

© 贝羽月 | Powered by LOFTER